◇指尖 沙◇
载入中...
 
【墓前无碑】 第二集〖迷幻禁药〗
guguo 发表于 2007-11-14 17:15:00

【墓前无碑】

第二集 〖迷幻禁药〗 主题曲:懦夫 

1988年2月4日

不一会儿,孙悟空和贝吉塔开着跑车,沿着两侧盛开着蔷薇花的车道,驶近了Paradise修道院那雕花镂空的红色铁艺大门——贝吉塔按了一声喇叭示意——红色的大门徐徐敞开。

孙悟空仍歪在后座上斜眼看着贝吉塔:

只见贝吉塔右手将变速杆摘进空档,然后,还是右手,从副驾座位上拽起AWP,脚上微微一带煞车——车速只是略微缓了一下——

在跑车与左侧一个很小的门卫室擦过的一瞬间:
那个门卫死了。

那个门卫,头上永远戴着一个牛头形状帽子,身材异常魁梧。
——以前,他一直被幼年时的孙悟空和贝吉塔称为“牛魔王”。
——此刻,他正站在大门边,探着头,似乎想看清楚这跑车的来历:但他只看见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贝吉塔左手仍扶着方向盘,标准的目视前方、认真开车的样子——AWP架在他的左胳膊上——
但在贝吉塔右手勾动扳机的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明显地做了一个非常多余的动作,向左转头:

“砰——”的一声枪响——准确无误的爆头,
“牛魔王”大叔一声没吭就倒了下去——

被溅了一脸血——贝吉塔将AWP扔回副驾座位上,右手顺便将车档直接挂进5档,一脚油儿,车子又恢复了原来的速度——
贝吉塔这才抬起右手,同时仰起脸,用手背擦了擦脖子上的血迹——

孙悟空还是一动不动地看着贝吉塔,心里很奇怪,虽然已经奇怪了几年了,但每次看见都还是会觉得奇怪——这个有洁癖的家伙明明很讨厌血迹,却每次都故意把自己弄得满身血污,尤其是一脸血污——
孙悟空虽然一如既往地奇怪着,但他似乎从没想过直接问问贝吉塔原因——他其实不想知道为什么。

从大门到Paradise的红色主建筑还有很远的一段车程。

孙悟空慢慢打开身边一个中号儿的旅行提包,拿出一支“沙鹰”——
‘Desert Eagle’——沙漠之鹰,以彪悍著称的手枪:
由于它那近乎暴虐的威力使它成为一种最知名的兵器,是狙击手的绝佳搭档,沙鹰使用.375 Cal AE子弹,每个弹夹7发,另有35发后备,沙鹰的射速比其它手枪都慢,但是,出众的力量却能够弥补一切——
.375 Cal AE的威力,一弹中头,立刻让头盔成为虚设,而2-3发击中身体能放倒绝大多数的敌人,AE弹头可以毫不费力地贯穿防弹衣——这使得沙鹰的最大特点就是子弹贯穿一般的障碍物以后依然有足够的杀伤力。

孙悟空纯熟地“咔哒”一声装上弹夹,向远处虚拟地瞄了一下,然后又检查了一下枪拴和保险——这时——

前面的贝吉塔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
“喂,我记得啊,‘牛魔王’似乎有个女儿——”

“嗯——”孙悟空漫不经心地应声,只顾低头摆弄着手上的沙鹰,好一会儿,才把沙鹰往身旁座位上一扔,双手往后座的靠背上一搭,从后视镜里盯住贝吉塔,笑道:“贝吉塔,你怎么又惦记上这个了?!”

贝吉塔一笑,“没,也就是随口一说。”

孙悟空不再答话。

跑车驶进了这个暗红色的巨大‘回’形建筑——

Paradise修道院:始建于1949年,由当时一位不知名的慈善家捐助一亿元建成,主建筑规模宏大,当时曾引起相当大的社会轰动。因为那时正值二战刚刚结束,Paradise修道院收养了大量在战争中失去父母和家园的孤儿——于是1969年正式改为‘Paradise孤儿院’,是世界上久负盛名的慈善机构之一。
在Paradise修道院建成后,整个山上开始种植蔷薇花,这使被当地人称为‘包子山’的荒山也随之改名为‘蔷薇山’——满山终年盛开的蔷薇、古朴的巨大红色建筑,使Paradise成为SATURNUS市最著名的旅游胜地。

Paradise的主建筑是一个典型的俄罗斯式的‘口字楼’,但这个红色建筑的占地面积明显是比一般的同类建筑大得多——以至于中间的天井看起来像一个小型的广场。

这个小广场中间是一尊用大理石雕刻成的天使像:
这是一位左手扶着膝盖上的铁制盾牌;右手高举着一柄青铜宝剑的洁白天使——贝吉塔把跑车停在天使像基座左侧不远处,停下车,贝吉塔这才把一直含在嘴里的那粒‘虹’咬碎咽下去。

孙悟空没等车停稳就直接从车里蹦了出来,左手把旅行袋往背后一搭,右手握着沙鹰,对贝吉塔一笑:“看门儿吧你——我去了——”

贝吉塔看了他两眼,半天没说话,好一会儿,才应道:“知道了。”

孙悟空把沙鹰放在嘴上叼着,一面又把玻璃罐子掏出来很费劲儿地摸出一粒儿‘虹’,一面往正面的大门走去……

贝吉塔也下了车,将AWP搭在自己右肩上扛着,在跑车前面的机器盖上坐下,一只脚踩着机器盖,另一只脚支着地,看着孙悟空的身影消失在大门里——十几秒后,Paradise的大厅里先传出一声巨响,然后滚出一阵浓烟,随后才传来密集的枪声——
贝吉塔轻蔑地一撇嘴,“白痴卡卡罗特,当自己是‘花’哪?!”

随着爆炸声和枪声在红色建筑里瘟疫一般急速地扩散,贝吉塔脸上的笑容开始慢慢明显起来,他一直盯着Paradise的大门——这是Paradise唯一的出入口。

门楣上刻着的“Halleluiah”至今仍清晰可见——

一直没有任何人从门里出来,贝吉塔用左肘支着身体,很无聊地望着天——

当然不可能会有人出来,卡卡罗特,完成任务从没失手过,当然,作为杀手,只要失手一次就意味着可以永远退休了——但卡卡罗特……杀人,不止是简单的爆头致死而已:他永远只用沙鹰,且永远只一枪点射目标的右眼——绝对是个白痴到极点的无聊男人……虽然事实上,即使在ZOROTA的七人目中,能将沙鹰使用到这种程度的人似乎只有他一个人,但是,只打人右眼,简直是——
贝吉塔一直对这件事感到很奇怪,但他从来没想过直接问问卡卡罗特,因为他根本不想知道为什么。

直到贝吉塔脚下的地面很明显地轻微震颤了一下,贝吉塔再次微笑,看来已经完成了任务呢——

等贝吉塔再次将视线转到Paradise的正门时,贝吉塔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因为,他看见了一个人,准确地说,一个小孩子——
这个小孩子身上穿着中国清朝样式的小袍子,头上带着一个镶了颗珠子的帽子,像个古墓里跑出来的小僵尸似的——看来大概只有3、4岁的样子,摇摇摆摆,一直向着自己跑过来,贝吉塔瞪大了眼睛,把AWP从肩上拿下来——“不能吧?!”
卡卡罗特这次居然漏掉了一个人?!而且,还是这样的……一个……人……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贝吉塔慢慢端起手中的AWP,他并没有开瞄准镜——
贝吉塔狙击目标时从不开镜,是真正的“盲狙”,而且,他也从不在隐蔽的狙击点狙击目标,他永远站在最开阔的地点、在视野最好的中心使用AWP狙击其目标——不管目标数量多少和目标使用何种武器——这两个不良的嗜好除了为他在早年就得到了一个“盲狙王子”的称号外,还使得他被孙悟空和布尔玛一直当作有洁癖的变态看待……

不过,这一次,这个孩子却让贝吉塔微微有一丝意外:
“卡卡罗特怎么可能犯这样低级到不可思议的错误?虽然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痴——”贝吉塔暗想,就是这短暂的一个念头闪过的短短一刻,这个孩子已经摇摇晃晃跑进了贝吉塔的最佳狙击距离中——但贝吉塔仍迟迟没有开枪,不知道为什么。

直到这个孩子已经和贝吉塔很近了:三米——是在执行任务时陌生人可以接近贝吉塔的极限距离,一旦突破这个极限——贝吉塔会条件反射一般地杀死进入这个三米界限的人——
但这个奇怪的小孩,却恰好在离贝吉塔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没再动,只是怔怔地看着贝吉塔,良久,脸上绽开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像水晶一样剔透的笑容:
天空一般清澈,大理石一般洁白——
像动物一样无邪的目光:
反而恍若一颗可以穿透身体击穿心脏的子弹——

孩子,稚气明媚的笑脸,是谁的造物?!

一瞬间,贝吉塔缓缓放下手中的AWP:
惊诧于自己的动摇,贝吉塔暗暗吃惊,自己绝不是一个看到美好和无辜就不会去破坏和毁灭的圣徒——自己是没有任何感情甚至感觉的杀手,但是,这次,为什么呢?……

孩子仰着脸,望着贝吉塔。

好一会儿,贝吉塔对这个既像坟墓里爬出来的小僵尸又像天国里坠落的小天使似的孩子微微一笑,眼里竟然也有一丝天真:

——这个男人,只要他这样笑了,他就绝不会再杀人,
——这样一个单纯的人,他怎么会成为杀手?!

这个孩子这时才又摇摇摆摆地向贝吉塔走过来:三米以内——
没关系,贝吉塔已经不会杀死他了,哪怕……

但就在这个小孩和贝吉塔擦身而过的一瞬间,
突然一声很凄厉的叫喊从Paradise的大门方向传来——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似乎在召唤一个名字——

贝吉塔猛然抬眼看去:那是一个一身淡紫色纱衣的漂亮的女人,她刚刚从门口跑出来,脸上除了惊恐慌乱不安,更多的是关切——她直直地盯着贝吉塔——其实,是盯着贝吉塔身后那个孩子,她仿佛想用目光将这个孩子牵引回自己的怀中,但她更紧张地不时瞟着贝吉塔:
显然,她知道这个孩子可能遇到的危险——这个孩子似乎听到了,但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她,并没有跑回去,只是停下了蹒跚的脚步——

“又一个被卡卡罗特漏掉的人?今天怎么了?难道……”贝吉塔觉得自己的心顿了一下,又慢慢举起AWP——但是,我不会漏过这么多人吧?

在贝吉塔对准这个女人要勾动扳机的时候——这个女人忽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猛然回头——

是孙悟空!
左手仍拎着旅行袋搭在背后,右手握着沙鹰——

这个女人脸上露出一个奇特的微笑,对孙悟空的微笑——令贝吉塔极度意外地:孙悟空竟然也对她微微一笑,好温柔的微笑!
深情,然而不祥……

“乒”——沙鹰,一枪,贯穿右眼……
这个女人,缓缓倒下,脸上的笑容还没褪尽,被爆裂血渍淹没——孙悟空的笑容也一样仍在灿烂地绽放着……

——这个男人,无论他笑得怎样地温柔,他都可能会若无其事地杀死任何人,
——这样一个残酷的人,他怎么会爱上什么人?!
 
贝吉塔再次放下AWP,回头:那个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任务失败。
——但是,
——没人知道。

缀满正在怒放的花朵的蔷薇丛里,一袭洁白的斗篷正在风中飘摆,猎猎作响——就像一只洁白的天鹅,猝然展开它优美的双翼,戴上镶嵌着宝石的皇冠,准备开始飞翔……
  
贝吉塔一语不发地将AWP扔回副驾座位上,开门上车,低头将跑车发动着——

孙悟空慢慢走过来,在车前面停下,一抬左手,将旅行袋扔进后面的座位,右手仍握着沙鹰——但他并没有要上车的意思,反而伸左手拉开驾驶座位这一边的车门,伸手把贝吉塔按倒在副驾驶座位上——

整个建筑四处漫溢着汽油的味道:
混合了高锰酸钾粉末和铝热剂的汽油:这是一种会放出氧气、能让铁也会在其中熊熊燃烧的液体——
点点滴滴、淅淅沥沥,从建筑的各个缝隙处缓缓地渗出,孙悟空一枪准确击中门楣上的“Halleluiah”这个词中的字母“A”……

整个建筑,在几十秒中内化作一个燃烧的火炬——蔷薇,开始在烈焰中绝望地挣扎……
  
孙悟空这时才将沙鹰一并丢进后面的座位里,低头对贝吉塔微微一笑,眼里流动的光芒——近乎杀机——冷竣而残酷……

但贝吉塔静静地对孙悟空一笑,“好痛啊——”

“啊?!——”一瞬间,孙悟空的目光中转换出了一丝丝惊奇和狡黠,笑道:“这就开始痛了?”
   
贝吉塔也一样是狡黠的笑容,用食指往下指点着,也笑道:“枪柄儿硌着我了——”

“啊?!——”孙悟空挠头,不由自主地往下打量自己,“不能吧?——”

“不是,”贝吉塔再笑道,“是我的AWP的枪柄儿——”

孙悟空邪笑,抬手把贝吉塔的左脚拿起来放在驾驶座位的靠背上,笑着问:“这回好些了没?——”

“好多了……谢……谢——”伴随着贝吉塔吐出第二个“谢”字,孙悟空已经被贝吉塔一脚踹出了跑车——孙悟空飞出去六、七米,在地上一连滚了几个骨碌才停下——

贝吉塔轻巧优雅地起身,伸手掸了掸左边的裤脚儿——仍坐在驾驶座位上,脚支着地面,对趴在地上的孙悟空微微一笑:“怎么了混蛋?想请、求、我帮你恢复一下你那已经彻底丧失了人性么?——”

孙悟空爬起来,坐在地上,看着贝吉塔,良久,也是微微一笑:“不是啊——是想使、用、你灭绝我仅存的人性——”

火焰的光芒中,天使像的中间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痕——

孙悟空慢慢站起身来,盯着贝吉塔,慢慢走了过来。

贝吉塔冷笑着盯住孙悟空……

——任务完成,
——娱乐时间到,
——但是,
——娱乐方式需要再次商榷。

梦想中的特洛伊,在火焰中哔剥作响,
干净的消失清洁的散落;崩塌的方式涣散的理由……
这世间,还有比火焰更纯净的东西吗?

冰要被焚烧,才能水气蒸腾,幻化作飞舞的雾——燃烧的雾。

四周恍惚而失真的火,火的墙,包裹着冰的心灵——冰之光,火之翼——决战在即。

 

懦夫 词:周杰伦

周围的人群堵住了我的出口/想爬起来我只能说真的好难/防火巷传来的枪声把我从天堂叫醒/一名白种人褐色头发在我面前倒下/从他的手里那半包看到不少我荒唐的影子/从他的眼球看到发抖的我/是那么的丑陋/于是检起地上他那第二个钮扣/提醒自己该开始懂事/不被软性药物控制/在我的眼里懂得拒绝才能存活下来/活著/不是用来演一出糜烂的黑色喜剧/说不/我很后悔当初没有这样的肯定/说不/不代表懦夫/真不该/睁不开/别让我的地球变暗/互相残杀的动物真美/被期待/被覆盖/蜕变的公式我学不来/我闻不到腐烂的香味/说不/我很后悔当时没有这样的肯定/说不/不代表懦夫(你应该很骄傲/我看不起人们无知的好奇作祟心态/去亲近死神/你了吗/很了吗/肮脏的香味我吸了太多太多/腐败的视野我看了太多太多/瞳孔放大/不代表就能看得更多/难怪大人们说我们永远长不大/那一块我梦里的乾净的天空/那一块我梦里的乾净的天空/是否玩大风吹也许就能看到/是否玩大风吹也许就能看到)真不该/睁不开/别让我的地球变暗/(街角的消防栓上的红色油漆/反射出儿时天真的嬉戏模样) 被期待/被覆盖/蜕变的公式我学不来/(难道这不是我要的天堂景象/沉沦假象/你只会感到更加沮丧)

【To Be Continued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缄口 默◇
载入中...
 
◇可知 何◇
载入中...
 
◇不见 框◇
载入中...
 
◇无声 肋◇
载入中...
 
◇危言 风◇
载入中...
 
◇他来 歌◇
载入中...
 
◇心恙 讽◇
 
◇所求 为◇
 
◇为人 我◇
载入中...
 
◇景三 影◇
 
◇只读 礼◇
载入中...


 
版权所有 载入中... © 2007-20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