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 沙◇
载入中...
 
【墓前无碑】第三集 〖冰之光VS火之翼〗
guguo 发表于 2007-11-14 17:16:00

【墓前无碑】

第三集 〖冰之光VS火之翼〗 主题曲:光之翼

1988年2月4日

孙悟空慢慢走到车边——贝吉塔没有动,
——天使像上那道细纹慢慢变成横贯的裂痕……

孙悟空温柔地一笑——贝吉塔没有动,
——天使像猛然从中间断裂,倒塌……

孙悟空左手慢慢伸向贝吉塔的唇边——贝吉塔没有动,
——天使像碎裂,轰然倒塌,宝剑坠落,剑锋所指,正是跑车……

孙悟空的指尖慢慢靠近贝吉塔的唇边——贝吉塔没有动,
——带着半截天使断臂的青铜宝剑向着贝吉塔坠落下来……

这,是孙悟空的手指即将碰触到贝吉塔的唇——之前的那一瞬间:
目光、指尖、对视、二人、袭来的利刃、脚下洁白的大理石地砖、四周烈焰熊熊的修道院、整个陷入火湖地狱的蔷薇之国、以及——夜幕之中在天空上,俯视着还残留有自己存在过痕迹的红色建筑的那群刚刚失去生命因死亡而获得了永恒纯洁的灵魂们……

一切,猝然在一个奇异的视角定格:
画面静止。
这一瞬间,世界静止,宇宙静止,时间静止,生命静止:
一切,全部静止。

但是,下一瞬间,一切必须继续;因为,生命一旦静止,就意味着死亡

剑锋带着无比明晰的目的和欲望向贝吉塔坠落:
杀戮——毁灭剑锋下存在的一切生命;
纵欲——假如杀戮也能算是一种欲望……
  
听到头上凌厉破空的风声——但是,贝吉塔,仍然一动也没动。
  
孙悟空猛然一抬左手,竟然稳稳地抓住了这柄代表杀戮的天使之剑,
……这个世界上,有盛满神之盛怒的大碗,它里面集合了权柄荣耀光芒力量灾难惩戒救赎悲叹,毁灭一切腐败的灵魂……

剑锋离贝吉塔的头顶不到一公分,
孙悟空和贝吉塔仍对视着,孙悟空那紧紧攥着剑刃的左手开始向下滴血——血不停地落在贝吉塔的脸上,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永远不会被上帝的雷霆毁灭永远不会被正义的锋芒贯穿的腐生生物,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类生物……

孙悟空顺势一错手,抓住剑柄,将这支宝剑插在地上——在贝吉塔的面前——剑刃破碎大理石地砖,深深刺进下面黑色的泥土之中,
……这个世界上,没有能够毁灭他们的力量……

孙悟空再次急速地伸出手,扯住贝吉塔后脑的头发迫使他仰起头,
……因为,他们拥有不啻于上帝之手的恶魔般的力量……

七颗不同颜色的‘虹’一起落进贝吉塔口中——贝吉塔一面狠狠地咬碎这些小小的药粒,一面伸手拉住孙悟空的衣襟。
……而这个‘恶魔般的力量’,就是来源于这种比虹更绚烂夺目更彩色斑斓的迷幻禁药……

杀戮,纵欲——当它们习惯地互为连缀时——就组成了这类特殊生物独特的构词法:

     我不是在杀戮,就是在纵欲;
      我不是在纵欲,就是在杀戮——
      假如我既没有在杀戮也没有在纵欲——

     那么,
      很显然,
      我死了。
                
          ——摘自《由某知名论坛信条衍生出ZOROTA七人目生存第一法则》

最后,贝吉塔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他微微地走了片刻神儿——

孙悟空,和贝吉塔一样由于瞳孔扩散无法成像而看不清面前的人——

贝吉塔隐约地想到,“他们,长得还真是像啊……”
——也许,这不能当作一个杀手故意不杀某个人的理由;但是,某一天,它绝对会成为一个杀手被杀的理由。

整个蔷薇山,在冲天的火光中,完成了它一生只有一次的彻底绽放——这朵巨大的火色蔷薇——挣扎的蔷薇、摇曳的蔷薇、为了辐射光芒和热量而焚烧自己的生命的蔷薇——在最后的时刻,用世间极至的绚烂——小心地掩饰它内心的幻境——冰光火翼,正在以一种耀眼的方式,狂乱地飞翔……

…………
…………

与此同时,这朵火色的蔷薇,清晰地映在另一个人眼中:

触目惊心的火,那跳动的火舌,正如凶猛的怪物贪馋地舔着漆黑的夜空——
流动变换的光,交互辉映的光,闪动、飞腾、乱窜、蔓延,一派红光,金蛇乱舞。

火光在这个人的眼中跳动——透过巨大的液晶屏幕,他以上帝的视角俯视着Paradise,他仍戴着那微笑的面具。
斗室里出奇地寂静——仍只有这个永远戴面具的男人——他那隐藏在微笑面具后的脸,也在微笑——
寂静里,他对着液晶屏幕微微地欠身,“See You,Bye……”

但是,仍是无声无息的寂静中,这个戴面具的男人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猛然转头——

那扇从未有人打开过的门无声无息地敞开了——门里,门外,都是一片黑暗。
一个披着白色斗篷的人站在那里——

“你,回来了?”只听声音,听不出这个戴面具的男人的感情,但很明显,他的震惊,不小心散逸出了一丝。

“嗨,大怪物。” 很低沉的声线——但却揭示了这个全身包裹在白色斗篷里的男人此刻愉快的心情。

“下一个,就轮到你了——”戴面具的男人也开始愉快地笑着,毫无矫饰地对披着白色斗篷的男人说道。

几乎是同时地,这俩个男人同时抬手,手中都多了一样东西——

这个披着白色斗篷的男人手中是一支Steyr TMP:
Steyr TMP——“Steyr Tactical Machine Pistol” 史岱尔战术型冲锋枪,机械结构独创一格,在全長不及30cm的枪身內,竟采用枪机旋转式的闭锁结构,舍弃冲锋枪惯用的简单反冲式枪机,这种全新设计可大幅减轻冲锋枪的重量——口径9mm Parabellum,弹容量30发,它拥有消音器,用它开火时,很难被别人发现——是最安静的武器……

这个戴面具的男人手中的则是Mac10:
Mac10——英格拉姆Mac10式冲锋枪,口径 .45 ACP,容弹量30发,大量采用高强度钢板冲压件,结实耐用,可配装消声器,射击时非常安静,是冲锋枪中威力最大、射速最快、精度最低的家伙,但它绝对是近距肉搏时最恐怖的武器 。

俩人几乎是同时开枪,同时猛然向对方的方向纵身——
两支都是冲锋枪性质的极度残暴武器——但却刚好都是带消音器的——无声无息的杀人的微声武器。

一瞬间,他们各自的第一弹夹中的30发子弹都擦着对方的身体掠过——几乎又是同时,他们都丢开手中的STMP和Mac10——
“在没有任何遮蔽物的情况下对决,试图更换弹夹是愚蠢至极的事情——无论你的备弹数目是多少。”这是一个杀手应当知道的第一常识。

——而所谓对决,就是指从相遇到其中之一死亡的过程。
此时他们已经离得很近,肩胛几乎要靠在一起了——

戴面具的男人微微一笑,向怀里一探手——
“作为一个杀手,决不可能只有一个武器——通常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个武器。”这是一个杀手应当知道的第二常识。

而这个戴面具的男人,他的另一个武器是Glock18。
Glock18——是世界上最早大量采用工程塑料的手枪,Glock所用的强化塑料具有可以和金属部件相媲美的强度和耐磨能力,口径9mm,弹容量20发——它射速极高,三发连射造成的杀伤力使这种所谓的“塑料”手枪成为许多生命的最后一个噩梦。

仍是同时,披着白色斗篷的男人的只是一翻手,并没有看清他的动作,但已有寒光一闪——

刀?!

Glock18。

生死的指针,倒向那一边呢?

在火光电石的一刹那,戴面具的男人向液晶屏幕的方向倒下去——手还在怀里,没来得及拿出来。

慢,即使只慢一点点,枪也会失去其杀戮的意义。
戴面具的男人失去了他的生命,只是因为他的脖子上得到了一道细细的血痕。
细,但很深,痕迹之下,是被割断的咽喉……

披着白色斗篷的男人手中只是一柄奇特而简单的刀,的确是刀——“嫁接刀”,一种很简单的花具。
那还带着蔷薇香气的刀锋,此刻,已经被血的腥味吞噬——刀尖上没有血,嫁接刀和它造成的伤口,都细致得不可思议。

披着白色斗篷的男人向敞开的门里那一片黑暗中望了一眼,良久,才走上来,将这个面具揭起来——这是一张很熟悉的脸,沙鲁。
但此时这张脸看上去却是那样地空洞——
空洞的眼,瞪着,仿佛依然能看见面前的人。
空洞的嘴,张着,仿佛有什么话,就在嘴边。

空洞的面孔,就像他已经死去多时。

“1988年2月4日,ZOROTA中身负‘利仞’、‘花了’两个称号的七人目之一沙鲁被杀,39岁。”
——ZOROTA内部档案记载。

披着白色斗篷的男人微微一笑,对着沙鲁的尸体以一种嘲弄的口吻轻声说道:“不愧是号称‘尽善尽美’的男人呢——我怎么会忘了你的Glock18和你引以为傲的速度,不过,你也不该忘了的——我一直比你快一点点。”
‘一点点’,对杀手们而言,已经是足够决定生死的量子化基本单位。

然后,披着白色斗篷的男人又俯身将沙鲁那只仍在怀里的手拉出来——

真的很令人意外:
沙鲁的手中紧紧捏着的,居然并不是Glock18——而是一个小小的玻璃药瓶,瓶里是一种看起来很清亮的液体。

披着白色斗篷的男人微微有些怔,拣起这个小药瓶,看了好一会儿,旋即明了,更嘲弄的语调地对沙鲁笑道:“你确实挺厉害——虽然你浪费了很多时间,但竟然能造得出这样的东西来,你还真是比我强——不过,无论怎样的东西,只要没时间用,就都没有任何价值……”

一松手,这个小小的药瓶从这只绿色的手中坠地,一地炸碎的银光。
“已经,没有人需要它了——”

屏幕上的火光,某一瞬间清晰地映出这个披着白色斗篷的男人的脸,那张脸的颜色——竟然会使人产生的错觉:“诡异的绿色”?!

——这,真的是错觉么?

披着白色斗篷的男人向那敞开的门里一片黑暗中走去。

黑暗里,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是个小男孩,手中正死死攥着一朵已经凋谢了蔷薇花,同时,正用他纯洁无瑕的目光,茫然地注视着正在发生一切。
  
披着白色斗篷的男人走到小男孩面前,回头看了一眼沙鲁的尸体,然后,转回头盯住这个小男孩,悠然不迫地说道:“放心,我会再为你找两个出色的继承人,毕竟,七人目仍是七个人才好啊……”

这个披着白色斗篷的男人轻轻抱起这个小男孩,转身,关起这扇门,向另一扇门走来——
他们从液晶屏幕前经过,——仿佛从火焰中的Paradise上空飞过——

然后,他们从用于出入的那扇门出去,门从外面被关了起来。

斗室里,唯一还能动的东西:就只剩下一直没有变化的画面上——那不停变幻的火光……,

…………
…………

一夜之间,整个蔷薇山上的一切都化为乌有,只剩下一个属于被焚烧后的,修道院的断壁颓垣。

清晨的阳光以及被过于凶猛的烈焰隔离不能靠近的消防队员和警察们终于汇集到了曾经以美丽著称于SATURNUS市的蔷薇山上——

蔷薇固然已经成为了过去,但是,
令人们惊奇的是,蔷薇山上居然还有一个完好无损的东西,唯一的一个:
那个四周没有种植蔷薇花的坟墓——没有墓碑的——洁白的——大理石坟墓。
在那坟墓的上面,有一束奇特的黑色枯枝,
人们怀疑是什么东西被火烧过的残留物。
其实,
那是一束叫做‘幽灵绒’的花,
它们可以散发出淡淡的幽微的蓝色光芒,但没有任何人见到。
  
因为,它是一种极度厌恶光芒的腐生生物,即使没有任何力量能毁灭它们,
但只要阳光——哪怕只是一缕清晨的薄光——照在它们的身上,
它们就会立刻萎缩成黑褐色的枯枝,如同被焚烧后的、人类残肢的残骸……

…………
…………

天亮之前,孙悟空和贝吉塔开车回到了幽灵岛。
回来的时候孙悟空开车,开到了,孙悟空把跑车停在温室外面——

贝吉塔从车里出来,刚上了大理石台阶,就从透明的门里看见布尔玛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贝吉塔推门进来。

布尔玛懒懒地看了贝吉塔一眼,没理他,也没说话,自顾自地看着电视,手上拿着罐装金百利啤酒在慢慢啜着。

贝吉塔直着走到屋子另一边,打算冲个澡。

一会儿,停好车的孙悟空跟进来,把车钥匙往茶几上一丢,对布尔玛笑道:“几时回来的?带花了没?”

布尔玛笑着点头,“好一会儿——嗯,带了。”

孙悟空看着她,“听说今天是你妈妈的生日?嗯——”孙悟空又点头笑道:“果然是个不错的日子——无论是作生日还是作忌日——都有足够的时间准备过个情人节。”

布尔玛一笑,没说话,继续看着新买来的碟。

是啊,的确是个好日子,再过十天就是情人节。
玫瑰,准备好了没有?

 

光之翼 词:乔靖夫

静静的按下电源开关/屏幕的色彩越来越亮/在虚拟的城市找一个/让心灵休息的地方/塑胶的键盘滴答发响/机器的声音温柔呼唤/抛弃了不完美的肉身/跃出了现实的天窗/张开透明翅膀/朝着月亮飞翔/搜寻最美一个/现世的天堂/越过世界尽头/跟随我的预感/乘着幻想的风/散落无数的光芒/高速的连线传送思想/跃的文字透露愿望/安慰的话比亲密拥抱/彷佛更真实的触感/屏幕的色彩依旧发亮/机器的声音继续呼唤/在网路的海洋找不到/让欲望躲藏的地方/神秘的通道即将开放/渴望的心情兴奋不安/抛弃了太疲倦的肉身/跃出了现实的天窗/张开透明翅膀/朝着月亮飞翔/搜寻最美一个/现世的天堂/飞过夜的尽头/你的温暖/乘着幻想的风/张开透明翅膀/朝着月亮飞翔/搜寻最美一个/现世的天堂/飞过夜的尽头/你的温暖/乘着幻想的风/散落无数的光芒

【To Be Continued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缄口 默◇
载入中...
 
◇可知 何◇
载入中...
 
◇不见 框◇
载入中...
 
◇无声 肋◇
载入中...
 
◇危言 风◇
载入中...
 
◇他来 歌◇
载入中...
 
◇心恙 讽◇
 
◇所求 为◇
 
◇为人 我◇
载入中...
 
◇景三 影◇
 
◇只读 礼◇
载入中...


 
版权所有 载入中... © 2007-20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