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 沙◇
加载中请稍后^_^
 
【墓前无碑】第四集 〖玫瑰21的游戏〗
guguo 发表于 2007-11-14 17:16:00

【墓前无碑】

第四集 〖玫瑰21的游戏〗 主题曲:开到荼蘼

1988年2月14日

布尔玛光着脚蜷缩在沙发正中间,摆弄着刚刚到手的DV,她的AK47斜斜倚在她腿边,茶几上放着一束玫瑰,红玫瑰,21支。
细碎的夕阳余晖很均匀很安详地撒在大理石的地面上。
孙悟空出去买东西了,贝吉塔倚在另一边的沙发上——似乎是睡着了,他的AWP被扔在茶几下面。

布尔玛手上拿着DV,对准茶几上的那一束玫瑰,缓缓起身,慢慢绕着玫瑰挪着步——镜头始终对着玫瑰——布尔玛小心地迈过绕过茶几的一角,认真地转着圈儿拍茶几上的玫瑰——拍了好一会儿,很无聊似的偏过头去盯着玫瑰花看,然后,又回头盯着贝吉塔看——他还是没动静,还在睡觉。

布尔玛站在那儿想了一会,顽皮地一笑,拿着DV慢慢走向贝吉塔——这次,她用上了一种黑社会专利:ZOROTA杀手们特有的步法——“暗步”:这是暗杀者常用的行走方式,无声无息地迅速移动,但绝不会引起任何一丝风压和声响。

看来布尔玛用得还不错,她站在贝吉塔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贝吉塔——而贝吉塔还是没有反应,睡得很沉。
布尔玛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把镜头对准贝吉塔的脸,慢慢向前移动。
其实,布尔玛正在做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本来,杀手们根据各自杀人技巧、脾气禀性、技术手法的不同,使得他们的危险程度各不相同,但有两个时刻,所有杀手的危险程度都是一样的:
一是在他们极度戒备状态下,有人进入他们不能允许的极限距离;
二是在他们完全没有防备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人靠近他们。
处于这俩个时刻的杀手,杀人是不带任何感情和技巧的——因为,这时‘杀人’对他们而言,只是一种生存本能。
但事实上,一般来说这两种情况都不太常见。

但很显然,今天是例外——

布尔玛从小小的液晶取景窗看着贝吉塔,慢慢靠近——仍使用杀手的黑社会专利,“暗式”,不引起气流震动的、细微而敏捷的动作——但此时布尔玛的动作算不上是‘敏捷’,几乎是慢得不能再慢——DV慢慢靠近贝吉塔——
布尔玛觉得在自己的视线连同镜头一起慢慢靠近贝吉塔的过程中,某一时刻——自己的心脏忽然多跳了一拍——就这一拍心跳,彻底把她出卖了——空气微微震颤了一下。

贝吉塔猛然睁眼,随即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布尔玛只感到天地仿佛一瞬间就颠倒了过来,后脑撞到大理石的一瞬间,她仍只死死地攥着DV——下一秒,就感到脖子被细线似的东西勒住——呼吸猝然被迫停顿——虽然手微微有些颤抖,可她仍尽量保持着能拍到贝吉塔的最佳角度——

被杉树枝叶切割得支离破碎的金色光芒——夕阳的金色光芒,如同细细的针叶一般——透过温室透明的顶棚,从贝吉塔身后刺进布尔玛的身上、刺进布尔玛的目光中——
画面上,他看起来,真的,很……
——勒着脖子的细线仿佛将思维也一同勒住——无法,继续,思考……

几秒后,贝吉塔呼出了一口气,他的表情很奇怪,看上去好像是刚刚从鬼门关拣回一条命似的……
几秒?——可能事实上并没有那么久,因为“几秒钟”:已经够一个落在杀手掌握中的人死几个来回了——贝吉塔松开右手,同时左手向外一挥,一道很细微的闪光消失在贝吉塔左手中……
贝吉塔不屑地盯着布尔玛,慢条斯理,很不耐烦的声音:“你这庸俗的女人又在干吗啊?”

而布尔玛只听到一声奇特的、什么细细的线被抽走的响声,呼吸恢复——布尔玛也深深呼出一口气,伸左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觉到一道极深极细的勒痕——算是拣回一条命,嘿嘿——不过,这次要是死了绝对算自杀,谁叫你自己故意无声无息地靠近另一个杀手——

“无声无息”,对杀手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通常情况下,杀手“无声无息”地靠近别人都只有一个目的:杀死对方。
所以,杀手们决不允许任何人在自己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人“无声无息”地靠近——无论是谁……
所以,也可以很容易地推断出一个杀手突然发现自己身边有一个人时,会感到怎样的恐怖……

布尔玛笑笑:“没什么,偷拍而已。”拿着DV的右手垂了下去,“不过没什么意思——”

贝吉塔斜着眼睛低着头看着她,没说话。但目光似乎在说:找死呢吧你?

布尔玛也没说话。眨着眼睛只管笑,用目光迎视:指不定死的是谁呢!

好一会儿,贝吉塔突然笑了,伸手把布尔玛手里的DV拿过来,关了,回身往沙发上一扔,笑道:“是没什么意思,玩点别的——”

布尔玛盯着贝吉塔,揶揄地浅笑:“不是玩电子游戏吧?”

“你说呢?!”贝吉塔低头对布尔玛轻佻地一笑,眼神却让人心里一阵阵地发毛。

对视。

“玩什么也别忘了我呀——”从门口传来的——孙悟空的声音打断了对视。
孙悟空,从手里捧着的几个超大购物袋旁探出头来,对贝吉塔和布尔玛笑道。

贝吉塔看了孙悟空一眼,没说话,站起身,手轻轻拂了一下膝盖,然后又走回最里侧的沙发上坐下。

布尔玛在地上转头,冲着孙悟空喊:“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随即一骨碌爬起来跑到孙悟空面前,伸手接过一个超大号的购物袋——往茶几上一放,脸埋进去找,“啊——找到了,金百利——”布尔玛笑呵呵地拎出一袋六罐装的啤酒来,走到保鲜柜那儿,把啤酒放进去,顺手又拿出一罐金百利一罐咖啡,“你再不回来我就断粮了——怎么去了那么久?”布尔玛走回来在沙发另一边坐下,咖啡放在茶几上,自己开了啤酒,一边喝一边继续问孙悟空。

孙悟空淡笑,“塞车。”然后抱着怀里的东西往保鲜柜那走,路过茶几的时候,顺手把茶几上那只带子也捎上,然后打开保鲜柜,往里一顿猛塞——大部分都是吃的东西,全塞进去了——把柜门轻轻关上,剩下的东西往旁边一个圆桌子下面一扔,然后也走过来,在布尔玛身边坐下,拿起咖啡,打开喝了一口,向左看了看贝吉塔,却又回头对布尔玛笑着问:“说要玩儿什么呢?算我一个——”

布尔玛一偏头,“这个自然——等着我拿去——”随即站起来跑到一个堆放着各种杂物的圆形玻璃桌子上一通乱翻,噼里啪啦,掉了一堆东西,翻出了一副扑克,又跑回来坐下。

一看扑克,孙悟空大笑:“啊——好!还玩‘杀人游戏’吧!”

“混蛋,杀人杀人杀人——你当自个儿是杀手啊你?!”布尔玛抬手拽过AK47就一梭子打过去。
  
孙悟空悲愤地回头盯着又被布尔玛打碎的两块玻璃看了好一阵子——当然,没打着他也没打着贝吉塔——再把头转回来无辜地看着布尔玛,憋了好一会儿:“难道不是么?”

“我是说用扑克玩‘诚实勇敢’啊白痴!”布尔玛扔下AK47,一面洗着牌,一面对着孙悟空凶道。

贝吉塔却慢慢走过来,在孙悟空面前站下,“还没杀够啊?”贝吉塔冷笑着对孙悟空说道。

孙悟空抬起头,盯着贝吉塔:“你杀够了?”

贝吉塔没再说话,布尔玛用胳膊肘一撞孙悟空:“去,搬凳子去——”

孙悟空会心一笑,走到圆桌子下面搬了俩藤条编的椅子过来——布尔玛坐在沙发上,孙悟空坐她对面,贝吉塔坐在茶几的一端——

游戏开始。

布尔玛又切了一次牌——“呐,先用‘锄大地’决定胜负,一直玩到最后只剩下一个输家为止——”

孙悟空点着头:“知道了,快点儿吧——”

“锄大地”(本是4个人玩的游戏)一副牌,除去俩张鬼牌,52张,每人13张,游戏方法:(略),不过三个人也可以玩,剩下的13张牌不用就可以了,不过这样因为有大家都不知道的牌而使出牌的难度增大——

第一场,首先贝吉塔胜出, 贝吉塔嘴角一丝轻蔑的嘲笑看着剩下的二人。然后,孙悟空出了一个5FULL后报单,又胜出:布尔玛手中剩了五张牌,却没凑成FULL,因为除了三张6,另外俩张不是一对,一张是J,一张是K。

孙悟空大笑:“你选吧布尔玛——”

布尔玛歪着头,看了孙悟空半天,“我还是选‘诚实’吧——”

“选‘诚实’啊——”孙悟空不怀好意地一笑,“可惜了——那好吧,我问了——你那五个耳洞代表什么意思?”

“诚实勇敢”游戏:游戏的输家要选择‘诚实’或‘勇敢’中的一项——选‘诚实’要如实回答赢家提出的问题;选‘勇敢’则要做一件赢家要求的事情。
这绝对是一个很适合用来整人的游戏,但却也很能教育人们‘做事一定给自己留后路’,
“永远不要往死里整别人”——除非你能保证自己永远不输,或者,除非你能一次就把人整死——
否则,一旦你输的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耳洞?”布尔玛皱了皱眉——她有五个耳洞,左边仨右边俩,左边三个都戴了圆形的耳环,右边戴了一个耳环和一只耳钉——布尔玛想了想,暧昧地笑道:“自然是代表男人。”

“哦——”孙悟空恍然大悟地点着头,一会儿,忽然一拍大腿,“哎呀,糟了——”

布尔玛和贝吉塔一起无声地看着孙悟空这一惊一咋的——

“哎呀我还有问题想问——”孙悟空赶紧低头收拾牌,“快、快再玩儿一局,贝吉塔你快问——”
半天,没听见贝吉塔出声儿,孙悟空又抬头,看布尔玛——她笑呵呵地;再看贝吉塔——他面无表情。
“怎么了这是?你问哪——贝吉塔——”孙悟空对贝吉塔说道。

贝吉塔一笑“让给你了——”

“什么?”孙悟空一阵发蒙。

“你不是还有问题么?我要问的问题让给你了——你白痴吧你?”贝吉塔冷笑。

“是吗?真的吗?谢谢——谢谢贝吉塔——”孙悟空冲着贝吉塔一副感激不尽的样子要来握手的样子——贝吉塔微微向后偏了偏头。

孙悟空又转回头,对布尔玛认真地问道:“一个耳洞代表一个男人?”

“当然不是!怎么可能——”布尔玛大笑,良久,“我是凑够一打男人然后打一个耳洞——”说到后句,似乎无意地一瞥贝吉塔。

“厉害厉害!”孙悟空也大笑,眼神也向贝吉塔飘去。

三道目光汇在一处。

——原来布尔玛你也没少杀人哪?
——那你以为呢?
——真看不出来。
——放心,我要是杀了你,我一定特意为你单独打一个耳洞。
——你杀得了我么?
——你想试试么?……

无声地凝固在目光中的对话,最有趣——也最‘诚实’。

孙悟空洗好牌,切了一次,第二局,布尔玛首先胜出,剩下孙悟空和贝吉塔,贝吉塔出了一个草花同花顺,9、10、J、Q、K,然后没有报单——孙悟空摇头,笑:“PASS。”贝吉塔又出了一对Q,赢了。
孙悟空输了。
孙悟空笑笑,要把手中的牌扔进茶几上的一堆牌里,但布尔玛却伸手抢去——
“我看看你什么牌——”布尔玛一面笑着说道,一面打开孙悟空剩下的五张牌,也是9、10、J、Q、K——但只是顺子——差一张红心Q,就红心同花顺——孙悟空的这张Q,是黑桃Q。

布尔玛无比同情地看了一眼孙悟空,顺手将孙悟空的牌扔在茶几上,“你真背呀你——”

“还好,能抓到一张我已经很高兴了。”孙悟空微微一笑,“我——”孙悟空仰起头,吸气,“选‘勇敢’。”吐气,再次微笑。

布尔玛看着孙悟空,笑道:“嗯,不错,好男人——”

贝吉塔看着孙悟空,没说话。

布尔玛想了想,又笑道:“悟空啊,我要打你一拳,不许躲!”说着,站了起来。

“好啊——”孙悟空的‘啊’字的尾音还没说完,布尔玛已经一拳打去——幻影右拳——但并不是杀手的专业招式。

孙悟空下巴上重重挨了一下子——向右猛一歪头,好一会儿才回过头来——

布尔玛乐呵呵地望着孙悟空。

孙悟空盯住布尔玛,一边擦着嘴角一边硬笑,“我说布尔玛,咱这玩游戏的……你咋真下手啊你?”

布尔玛嘴边一丝奸笑,“这是和杀手玩游戏呢,你还以为自己怎么着都不会死哪?”

孙悟空一耸眉,恍然大悟,“也对。”然后看着贝吉塔,“喂,该你了!”

贝吉塔没有说话,也没动,但布尔玛却突然也拍了一下大腿——“哎呀糟了!”

孙悟空和贝吉塔一起看她,“你又怎么了你?”孙悟空问道。

“我,我没打过瘾——快快,再玩儿一局——”布尔玛也赶紧收拾茶几上散着的牌。

贝吉塔回头仍看着孙悟空,嘴上却说,“让给你了——”

布尔玛怔了一下,随即大笑:“真的吗?贝吉塔我爱你!”把牌又扔在茶几上,但随后毫无征兆地,猛一抬左脚,侧踢,正中孙悟空胸前——孙悟空连着椅子向后飞去……

布尔玛收回脚,掸了掸裤脚——惟妙惟肖。
和贝吉塔踢人时的样子一模一样——贝吉塔几乎没用拳头打过人,他一般都是用踢的,准确地说:是踹飞。
但布尔玛这一脚学得实在太像,连贝吉塔都不禁微微莞尔,二人都看着孙悟空——又爬起来了——

孙悟空揉着胸口,笑道:“喂,我说你们两个混蛋——”话没说完,三人的目光又落在一起。

——你们是不是和我有仇儿啊你们?
——……
——没有。
——我说贝吉塔,你这属于‘借刀杀人’啊你。
——……
——我可是救你一命啊悟空。
——啊?!
——是啊,要不是她动手而是我动手,你现在已经死了……

这世界上,有一种不能预知的、常常猝然出现的行动,相传,那叫做‘勇敢’。

贝吉塔想了想,拿起牌来洗了一次,切了一下,第三局。
孙悟空胜出,一边拍着自己胸口窃笑,一边紧盯着剩下的二人。
贝吉塔和布尔玛都只剩六张牌,轮到贝吉塔出牌,贝吉塔出了一张红心J。

布尔玛大笑——出了‘大地’(黑桃2,单牌中最大的一张,所有玩家自动‘PASS’)……然后,布尔玛晾出一副‘龙挂角’:四张Q一张红心2——没牌了,游戏结束,贝吉塔输了……

贝吉塔一松手,自己手中的五张牌散落在茶几上:三张K两张A——这手牌,无论怎样出,都绝对会输。
到底是因为缺一张红心K,还是因为多一张红心J?

“贝吉塔,你选——”孙悟空问的‘什么’还没说出口——“勇敢。”贝吉塔已经回答了。

孙悟空盯着贝吉塔看,好半天,孙悟空噗嗤一笑,说道:“看了我的下场你还选勇敢,我说贝吉塔啊,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勇敢’——”

布尔玛看着贝吉塔,也只是微笑而已。

“那么,”孙悟空眼珠儿转来转去,明显是在想坏道儿的表情——“贝吉塔,我要亲你一下——不许反抗——”说到最后一个字,没等贝吉塔说话孙悟空已经扑上去——把贝吉塔连着椅子一起按倒——结结实实亲了一下子——
贝吉塔虽然没有意外,但也确实没反抗——这倒反而让孙悟空感到很不可思议——低头又盯着贝吉塔看了半天,直到——

“哎呀——”孙悟空大叫一声,一脸痛苦状从贝吉塔身上滚下来,滚到一边,身体躬成大虾状,“贝吉塔……你——”

贝吉塔站起身,扶起椅子重新坐下,低头看着孙悟空,面无表情:“我没反抗——”然后用眼神补充:
——可我没说之后不会踢你,尤其是你还赖着不起来……

孙悟空又晃晃悠悠地爬起来也重新坐下,求助地望着布尔玛,哭腔道:“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因为你是最勇敢的人!”布尔玛笑道。

孙悟空眨眨眼,“勇敢也是罪过么?”

布尔玛没说话,贝吉塔看着孙悟空,冷笑道:“难说,得看勇敢的是谁——”

“贝吉塔——我要你亲我一下——”布尔玛突然说道,“不许拒绝——”

贝吉塔猛然回头看着布尔玛。

空气凝固了几秒——

孙悟空望着布尔玛,“布尔玛——”话是说布尔玛的,但却是转头对着贝吉塔笑着说出来的:“原来你才是最勇敢的人啊——”
而此刻,这个最勇敢的人,一脸无畏的笑。

贝吉塔看着布尔玛——看了好一会儿,贝吉塔终于笑了,站了起来……

妄想摒弃角色的杀手,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摆脱冰冷的死亡世界……
于是,他们的游戏也带着濒死的危险;相爱也散发出死亡的气息。

您曾经认真地看过那纸牌中仅有的三张经典的‘扑克脸’么?J、Q、K……

盯住那些脸——那有着明确的上下两面的面孔,
数一数,您的思维停顿了几秒?
能遮蔽一切心灵波动的扑克脸啊,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表情:让我们由衷地相信世上的一切‘生死’、‘爱恨’都只是游戏而已……

既然这仅仅是一个有着一定‘规则’的游戏,那我们应该怎样继续玩下去呢?

开到荼蘼 作词:林夕

每只蚂蚁都有眼睛鼻子/它美不美丽偏差有没有一毫厘有何关系/每一个人伤心了就哭泣/饿了就要吃相差大不过天地有何刺激/太多太多魔力太少道理/太多太多游戏只是为了好奇/还有什么值得歇斯底里/对什么东西死心塌地/一个一个偶像都不外如此/沉迷过的偶像一个个消失/谁曾伤天害理谁又是上帝/我们在等待其么奇迹/最后剩下自己舍不得挑剔/最后对着自己也不大看得起/谁给我全世界我都会怀疑/心花怒放却开到荼蘼

【To Be Continued 】

阅读全文 | 回复(5) | 引用通告 | 编辑
Re:【墓前无碑】第四集 〖玫瑰21的游戏〗
啃红薯的狐狸(游客)发表评论于2009-3-13 22:03:25

啃红薯的狐狸(游客)我被这个……从小学坑到高中啊……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墓前无碑】第四集 〖玫瑰21的游戏〗
幽州台(游客)发表评论于2009-3-9 2:10:10

幽州台(游客)
以下为guguo的回复:
哈~~~~
常回卡贝家看霸王文,>_<~~~~暴走的兔子那个是我的马甲。
- -#


看到这句很有自爆冲动……你个暴走的兔~~~~!你现在可以想象一只暴走的幽了~~~~~~~~~!!
文的感想暂且未敢留,你的文我要仔细看十遍以上才敢回复的……没办法,你、蝙蝠、风叶鸣廊大大……都不属于普通定义的“同人男女”……水平过高,我得仰望……哎呦~脖子扭到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墓前无碑】第四集 〖玫瑰21的游戏〗
Aier(游客)发表评论于2009-1-24 15:51:55

Aier(游客)“应该会写完”?!=口=|||
请不要“应该”啊!我被“墓前”坑死了说!兔子(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请你一定把坑坑填完……TAT
幽姐要我写《墓前》续文,不过现在兔子要继续写,我就可以退回一边等着看了!>_<毕竟我可没有兔子那么好的文笔,看一次就爱上了兔子的文!不论是用词、风格、构思……啊啊,好喜欢啊!特别是兔子笔下的卡卡!(其实我一直是偏向于贝贝的,但是到了兔子的文里,就倾向卡卡……囧)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墓前无碑】第四集 〖玫瑰21的游戏〗
Aier(游客)发表评论于2009-1-22 22:41:20

Aier(游客)啊!!!!!!!!!!!!!!!!!!!
没想到真的找到鹏大啦!!!!!!
话说,大人现在叫什么名字?
还有……大人还会继续写《墓前》吗?好喜欢这篇文啊!>_<
以下为guguo的回复:
呵,谢谢Aier桑支持墓前,我应该会写完吧,反正我是个闲人,哈。。。。
现在没有什么在网上固定用的网名,全是马甲,哈~~~~
常回卡贝家看霸王文,>_<~~~~暴走的兔子那个是我的马甲。
-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墓前无碑】第四集 〖玫瑰21的游戏〗
Aier(游客)发表评论于2009-1-17 0:47:00

Aier(游客)请问……《墓前无碑》是大人你写的吗?
大人你是鹏自由大人吗?
以下为guguo的回复:
是,不过这个网名已经不用了,卡贝家那边我一直有去的,谢谢Aier桑过来坐坐,^_^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_^
 
◇缄口 默◇
加载中请稍后^_^
 
◇可知 何◇
加载中请稍后^_^
 
◇不见 框◇
加载中请稍后^_^
 
◇无声 肋◇
加载中请稍后^_^
 
◇危言 风◇
加载中请稍后^_^
 
◇他来 歌◇
加载中请稍后^_^
 
◇心恙 讽◇
 
◇所求 为◇
 
◇为人 我◇
加载中请稍后^_^
 
◇景三 影◇
 
◇只读 礼◇
加载中请稍后^_^


 
版权所有 加载中请稍后^_^ © 2007-20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