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 沙◇
载入中...
 
【墓前无碑】第五集 〖嗑药过量的下场〗
guguo 发表于 2007-11-14 17:19:00

【墓前无碑】

第五集 〖嗑药过量的下场〗 主题曲:流年

1988年2月14日

贝吉塔站起身来,走到沙发边上的布尔玛身前,轻轻探下头,伸左手撑住自己,右手放在布尔玛胸前——心在跳,平平稳稳——没有泄露任何所有者的秘密。
 
布尔玛在微笑,贝吉塔笑了。

孙悟空则歪着头,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

夕阳完全失去了光芒,仿佛所有的光都被偏振过了——只是为了等待沉寂的那一刻。

贝吉塔还在注视着布尔玛,孙悟空还在注视着他们,冒失的开端连接着悲哀的结局——我们应该好还思考一下下一秒的世界,再开始我们勇敢者的旅程——在一切没有丧失美感之前,我,至少是我,应该选择离开。

这样想着的,也许不只是孙悟空或是布尔玛或是贝吉塔——

也许是每一个人,每一个出局边缘的,即将被注释以失败的剧中人。

贝吉塔慢慢地将自己的唇凑向布尔玛,他尽量感觉着她的心跳——令他失望的是——她的心还是没有泄露任何天机——她失败过一次,而他,完全不想失败——他没有那种想象中的完胜,其实他肯定还要失败很多次,这不仅仅是在正注视着他们的这个男人的面前。

孙悟空几乎是被贝吉塔的虔诚给逗笑了,可他很绅士地憋住礼貌缺失的笑声。

是不是碰到她的唇了?!贝吉塔暗自想着,这女人为什么没有反应,为什么还没有大叫着尖笑着跳起来逃走——她——认真的?

还没有碰到,可是距离已经很近了,近到呼吸和嗅觉严重地互相欺骗着大家的感情。

贝吉塔不敢迟疑,他闭起眼睛,因为似乎他看到了一丝讥讽的微笑,不知道是谁,可他知道那一定是存在于此刻的空气中的,可他不想看到,怕看到——

滴~~滴~~哒~哒~,滴~滴~哒~

滴~~滴~~哒~哒~,滴~滴~哒~

滴~~滴~~哒~哒~,滴~滴~哒~

是手机,说不上是不是很及时,但,很救命,至少贝吉塔是这种感觉,“有任务。”他很自然地直起身来,转身去拿手机。

“切——赖皮——”布尔玛噘起嘴不满地小声嘀咕,但大家都听见了。

贝吉塔有些不敢回头看,自己太狼狈了,他只得老老实实向放手机的桌子走过去。

但孙悟空却突然窜了过去,将手机抢到手,然后顺势倒在沙发上念——“指令密码:15/17/19/06……我靠,这老家伙越来越罗嗦了——点W1496N5247,——哎?这是SATURNUS市郊区吗?——戒严范围14公顷,秘密集结514名特工,需要全部确认死亡,不要对尸体作不必要的破坏,禁止使用任何规模的爆破,12小时内完成……呃,我看不下去了——”

孙悟空扔下满屏是数字编码的手机,眨了眨眼,傻了几秒,似乎是在脑子里反应了一下,然后一头扎到沙发后面的箱子里——费劲儿地拽出他的中号旅行袋,底儿朝天拎着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出来,各种爆破弹叮叮当当滚了一地——贝吉塔和布尔玛一起瞪他——然后孙悟空又把头扎箱子里去,1,2,3,4地开始数弹夹——

“喂——你不是要自己去吧?”布尔玛皱了皱眉,瞪孙悟空。

“咋?不行啊?”孙悟空把脑袋缩回来,把消音器往旅行袋里塞——“瞧不起我——”一脸恨人的衰样。

“随便你。”布尔玛小声说,似乎有点心虚。

瞟了一眼贝吉塔,他没有表情。

孙悟空似乎准备就绪,右手把袋子往身后一搭,“我去了。”经过茶几时,他像逗弄小动物似的弯下腰摸了摸玫瑰花,“以后会开得更好呢。”他说,然后推开温室的玻璃门,走了。

布尔玛又看了看贝吉塔,他没动,也没说话。

…………
…………

看了看头顶的星空,繁星如海,隐隐约约开始喜欢那些呼吁环保的傻瓜了,其实,我们也是很环保的——孙悟空想着,同时用一种特殊的、近乎动物的缓慢方式呼吸——悄然无声——在巨大烟囱投下的阴影里,他努力把自己缩成一个垃圾桶的形状——周围至少有四十个人——只是他们不知道我在这里,孙悟空想。

没有探照灯没有巡逻哨没有机枪塔没有军营房没有士兵没有补给卡车没有直升机没有停机坪没有装甲车——废弃的发电厂里,连个路灯都没有——远处倒是有围绕着工厂的,戒严用的铁丝网,周边的公路上有戒严的红色路障——

但是这里却有人,很多人,潜杀者。

孙悟空笑笑,被指令忽悠了啊——他想。

不是特工,是潜杀者。五百一十四个潜杀者,现在是三百四十九个——,孙悟空向上面射了一枪,伴随消音器作用下微弱枪声倒下的的,是一个身影——在孙悟空远红外夜视镜的视野里,无声地倒下去——孙悟空同时向旁边无声地侧移了5码——

几秒后,起码有四五颗子弹射中孙悟空刚刚停留的位置——

不过是阳光下训练出来的潜杀者呢,很无能。

潜杀者的世界里,无能和死亡是等价的,又知道了六个人的位置,孙悟空静静地盘算着,又忍不住看星空,真美呀~他几乎脱口而出。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真的是很久吗?时间对杀手好像不具备什么有效的意义——尤其是七人目的杀手。

他想起那个星空下的舞会——他也是寂寞地坐在一片浮华的阴影里,姿态并不比此时美观多少,一个紫衣的女孩向他走来,邀请他跳一支舞,漂浮在夜色里的华尔兹——孙悟空几乎要开始哼唱那个优雅的曲调了,想到自己五音不全,一直是贝吉塔和布尔玛的笑柄,他又放弃了唱歌。

如果自己不是工具,也许我会娶她为妻,孙悟空想到,突然无声无息地跳出去,几乎是一瞬间向六个地方开了枪——轻轻的倒地声响。

孙悟空又落回最开始的伏击地点,那里的确多了几个弹孔。

连个窝儿都TM懒的挪,笨死的!孙悟空忿忿地想,微微地,他对这些对手的愚昧产生了一丝丝憎恨,藏好了就不想再出去,这是人类的本性吗?——想着想着,孙悟空发现自己立刻又原谅了他们——

三百四十二——孙悟空心里数着,左手又拈起一颗‘虹’,第8颗——他轻轻咽下去,再次跳了出去,他们在家里做什么呢?

肯定不是玩电子游戏——又放倒四个影子,孙悟空再次蹲伏下去,12小时内完成,那家伙一定疯了——孙悟空继续想着。

政府秘密培训的特种部队,正面临着被一个奇特的影子全部歼灭的危机。

简直瞧不起人呢,孙悟空向后丢了一颗小型烟幕弹——柔和的雾融化在寂静的夜色中,向四周的阴影中扩散——孙悟空在一个光与影的边缘停下,直立在那里,切换了一下红外夜视镜的波长——

孙悟空继续游走在牛奶般柔软鲜嫩的光华里,月色为他镀上一层浅浅的银灰,
能够隐藏在朦胧光芒里的人形物体,不只有影子和鬼魂……

优雅地旋转,如同跳着小步舞划过银色的水面,涟漪收敛的一刻,生灵在夜的安宁中清脆地碎裂,炸碎的波纹缓缓地向四周扩散,孙悟空微微一笑,吞下第20颗‘虹’,还差一个人,可是——

他在哪?

孙悟空窜上巨大的、已经被废弃已久的钢铁龙门吊,四处寻找。

一颗子弹贯穿了金色的脑袋。

锈蚀的金属上被精准地以喷溅的手法涂上了暗红色的彩绘,那液体还在缓缓地向地面坠落,一滴,接连一滴。

…………
…………

温室里的光很暗。

布尔玛出去的时候,才看见孙悟空,在灿烂得过分的星空下,他倚着玻璃门,倒在那里,布尔玛伸脚踢了踢孙悟空,“喂,死了没呢?”——孙悟空歪在那儿哼哼了两声儿,没说话。

布尔玛蹲下来,拽着孙悟空的头发看了看他的脸,“哦,没死透吧?”

“没。”孙悟空继续哼哼。

“受伤了?”布尔玛继续问。

“没。”孙悟空还是哼哼。

“吃了多少‘虹’?”布尔玛一边翻着孙悟空的眼皮朝他眼睛里看一边问。

“21颗。”孙悟空哼哼着答道。

“作死呢吧你?”布尔玛声音大了起来。

“还好。”孙悟空嘿嘿地干笑了几声儿。

“还好。”布尔玛一面很厌恶似的重复着孙悟空的话,一面站起身来,又踢了他两脚,转身要走。

“你要出去?!”孙悟空哼哼唧唧地问。

“恩。”布尔玛没有回头,只管向台阶下走。

孙悟空似乎还想说什么,但他只是嘴动了动,没出声儿,无论他问她去哪儿还是啥时回来——应该都是得不到回答的,但孙悟空有一种感觉,也许会很久看不到她,“你身上沾了片儿花,花瓣儿~~”孙悟空费劲儿地冲布尔玛的背影说。

可惜布尔玛没听见,就这么走了。

事实上,孙悟空的直觉是对的,这一次——此后真的很久没有看见布尔玛。

“妈呀你轻点儿——”孙悟空正琢磨着布尔玛会去哪儿的时候,已经被另一个人拖着右脚拖上了台阶进屋去,进门的时候脑袋还在玻璃门上撞了不只两次——毫无疑问,拖着他的,正是贝吉塔。

被扔上沙发,孙悟空仍保持着被倒置的姿态——什么东西在孙悟空脖子上刺了一下,生疼——孙悟空费力地用左手摸了一下,带刺儿的花,玫瑰花,花已经没了,光剩刺儿了。

“这两个花哨的败家玩意——”孙悟空嘟囔着,“我说你能不能把我翻过来——喂,我说,你干嘛呢——哎呦——”

“看看你死了没有。”坐在茶几上本来面无表情的贝吉塔,突然笑了,茶几上全是啤酒罐,金百利——贝吉塔拿起一罐,从孙悟空头上淋了下来。

“你就坏吧你——等我缓过来的——咳——”孙悟空被呛到了。

“我要是你我一定不张嘴。”贝吉塔笑道。

当孙悟空感觉到舌尖冰凉的触感反复栖息在自己已经近乎透明的皮肤上的时候,他几乎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血液又开始在血管中往复循环——

——当你去了某个地方,
——那么你就应该有某种觉悟,
——从此再也无法返回原点,
——再也无法回到你由来的地方。

…………
…………

 

清晨的曙光重新在高大杉树的间隙中残碎地落到孙悟空裸露的背上,他的皮肤看起来像极了人类——和昨夜的他,完全不同。

孙悟空慢慢睁开眼,如果贝吉塔既不在睡觉也不在洗澡,那么我肯定已经死了——他想,支起自己环顾了一下四周,一片寂静。

我果然已经死了,孙悟空无比悲愤地想。

他把自己撑起来,意外地,看见了贝吉塔,坐在门外的台阶上。

这个世界真不可思议。

喂——这到底是谁和谁和谁的情人节?

孙悟空发懵了,而发懵的似乎不只他一个人。

流年 作词:林夕

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用一种魔鬼的语言/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最后眉一皱头一点/爱上一个认真的消遣/用一朵花开的时间/你在我旁边只打了个照面/五月的晴天闪了电/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哪一年让一生改变)/遇见一场烟火的表演/用一场轮回的时间/紫微星流过来不及说再见/已经远离我一光年

【To Be Continued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缄口 默◇
载入中...
 
◇可知 何◇
载入中...
 
◇不见 框◇
载入中...
 
◇无声 肋◇
载入中...
 
◇危言 风◇
载入中...
 
◇他来 歌◇
载入中...
 
◇心恙 讽◇
 
◇所求 为◇
 
◇为人 我◇
载入中...
 
◇景三 影◇
 
◇只读 礼◇
载入中...


 
版权所有 载入中... © 2007-20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