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 沙◇
加载中请稍后^_^
 
【墓前无碑】第六集 〖圣诞礼物〗
guguo 发表于 2007-11-14 17:20:00

【墓前无碑】

第六集 〖圣诞礼物〗 主题曲:童

1988年12月24日

——我用红色的血,绿色的目光,白色的床单
——迎接你,我的圣诞礼物

找到布尔玛的时候,孙悟空似乎不太愿意让她看见自己那个有些难以置信的表情,但是,似乎有点迟了,太迟。

布满尘埃的屋子里,地板和家具上的灰迹都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布尔玛——或者任何一个活物——生活在这里——这么久。

布尔玛躺在洁白的床单上——身边放着一叠洁白的丝绸,床头柜上是银色的托盘,里面杂七杂八的医用小玩意儿——布尔玛很自然地把身体躬成“L”型,看到孙悟空,她笑了,“来的刚刚好。”

孙悟空却不知道她说的是谁,看她的眼睛,明亮得几乎有一点狂热的味道——但她似乎还没有丧失理智。孙悟空想走上去仔细看看她,却被她的眼神温柔地拒绝了——

孙悟空只好从屋子里出来——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被搅起来的灰尘让他觉得有些呛——墙上有1983年的年历——还有——孙悟空错开目光,不去探究那些暗红色斑点的成分。

屋子里的一切都表明这个沉寂了多年的空屋主人并不是准备好了才离开的——锅里还有腐败成一块的食物,甚至可以清楚地证明厨师的技术相当一般,不怎么样——壁橱的架子上摆着茶罐子和曲奇桶。

孙悟空面前的茶几上放着满是灰尘的烟缸,烟缸上有半包烟——520。

布尔玛似乎开始轻微颤动,微弱的空气流动这样说,但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虽然她可能真的在拼命挣扎。

孙悟空伸手把那半包烟拿起来,轻轻拍了拍灰,打开——泛潮的烟草味,微微地呛着他的鼻子。

里屋的声音是因为挣扎而发出的摩擦声,她没有声音,不知道是刻意掩饰还是她压根儿就不明白——

通常在妇产科病房里的女人是怎么叫的——这种声音应该刺耳且痛苦——却能勾起所有人的欲望: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为这个正在声嘶力竭地尖叫的女人和即将来临的生命祈祷的欲望——无论他们信仰着什么还是从来没有。

孙悟空真的跪了下去,开始祈祷——虽然他不太清楚用该向谁或向什么祈祷,但他现在真的虔诚地跪下去——祈祷。
无力感冲刷着孙悟空并不脆弱的神经,他隐约开始憎恨起那些所谓的普通人,可以在众多医生护士的围绕下大声地尖叫,在手术室门外众多亲人和陌生人竖着的耳朵和绷紧的神经中或平安或凶险地生他妈的孩子——

——作为日后标榜自己勇敢及炫耀幸福的谈资。

“我们从没使用过任何药物——假如‘虹’算是糖果的话,没有接受过任何医学治疗——假如成为七人目的过程可以归结为屠宰。”孙悟空悲哀地想,“我想知道她需要什么,至少——我能做什么?”

孙悟空从来不相信祈祷,但他觉得祈祷和杀人一样——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做,是最有效的。

虽然还是不能确认最终效果,但布尔玛真的无声无息了——

孙悟空腾地站了起来,快步冲进里屋,幸运的是,布尔玛在看着他。

“你——”孙悟空忽然间感觉现在说什么都挺恶心,他感到他伸向兜里那只他一直用来拿着沙鹰的手微微发颤——事实证明他人生的前23年里从未有过——直到触到那只装着‘虹’的罐子——

打开,摸出一颗,送到布尔玛嘴边,布尔玛轻轻别开头,“我希望他是干净的。”她说,同时似乎还有微笑的力量,但这让孙悟空更加不安。

他要是干净的就他妈见鬼了!孙悟空想,但他不愿意说任何话——布尔玛已经开始目送他出去了——“我就在外面。”孙悟空很不情愿地说,转身出去,他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安慰布尔玛还是在安慰自己。

他不怕死,也不怕布尔玛,或贝吉塔,在任何情况下会死——因为他不能确定如果他们相互对决最后谁会死——所以他相信他们,但是——
他怕的是这种状况——完全不知道她会不会死,更可怕的是:就算知道她会死,他绝对不知道怎么停止这种死。

重重地跌回沙发里,直直地看着那盒烟——他相信他感觉到的是布尔玛应该在开始准备新一轮的努力。

下意识地抽出一支烟——像一个真正的等在妇产科手术室门外焦虑的男人。

孙悟空开始寻找所谓的火儿——

以杀手的直觉翻遍整个屋子——柜子里倒是有十几包零零散散没开封儿的520——就是没有火儿。

孙悟空充满挫败感地跌回原来的位置,把烟扔进烟灰缸。

——也许没人能让他,他们,知道:有烟的地方,一定有火儿。

这不是所有烟民的共识——但却是一般常识——像杀手永远携带武器的常识。
杀手永远不能理解的常识。

目光落在烟缸上。

孙悟空微笑了,像发现新奇玩具的小孩子,试着扳起烟缸边的一个条形物——在烟缸另一端的小按钮上轻轻按下去——咔哒——

顶端火光。

再按一下——咔哒——

顶端火光,再次。

孙悟空庆幸地笑着,在自己想到拉响手雷点烟之前能找到这个东西——真是所有人的至福。

他点了一支烟,看来泛潮的烟草没有丧失其中香料的属性,孙悟空把它架在烟缸上,让它自己燃烧——孙悟空一点也不遗憾自己不会抽烟——他看着它烧完,熄灭——又点一支——又点一支——直到第七支——

虽然微弱,但孙悟空清清楚楚地听见了:布尔玛微弱而透着困惑的声音——“妈妈?”

孙悟空激动地一拍大腿,这事儿,蒙对了!

孙悟空继续卖力地点烟,把柜子里的烟全翻出来。

布尔玛忽然开始拼命地放声尖叫——

孙悟空忽然发现布尔玛不再是他所认识的布尔玛了——而是任何一个他在任何可地方能见到的母亲:一个真正的妈妈。
一个为了全新的——干净的生命和自己赌命的妈妈。

——事实证明,一个坚强地掩饰痛苦的女人比一个脆弱但坦诚的女人更令男人头痛,里屋的女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
…………

孙悟空在近乎震耳欲聋分贝的尖叫声中抽出最后一支烟,按下烟缸上的按钮——

没有光——

孙悟空烦躁地不停按动按钮——

二百二十四个烟蒂,扔的满屋都是——他觉得自己再也没有耐性了——但突然响起的——响亮的哭声给了他活到这一天以来最大的惊喜:

这个孩子!出生了!

孙悟空再次冲进里屋,他的祈祷、布尔玛以及新来到这个房间里的婴儿都没有让他失望。

布尔玛正把一块红色的丝绸扔到地上,用另一块白色的擦手——被干净的血污染的干净的床单。

被罪恶的人的血污染的带着原罪的羔羊,他带来的,决不仅仅是光芒……

孙悟空抱起丝绸包裹的小孩,托在手中,他生平第一次觉得活着居然是这么伟大的事情。

“辛苦了,他叫什么?”孙悟空惊喜地盯着手上这个奇妙的活物。

布尔玛笑笑,“特兰克斯。”她把丝绸也扔下,伸手把特兰克斯接回来,看,一直盯着看,轻轻拨弄他的小手小脚,她笑很温柔,温柔到任凭什么人都无法打扰,她又把特兰克斯搂在臂弯里,轻轻地摇晃着,看,再看,一直看。

很久……

孙悟空盯住布尔玛,“该回去了。”

布尔玛明显瑟缩了一下,但马上抬头,微笑,温柔地应声,“恩。”,说着回身从枕头下抽出一件白色的丝绸睡衣,披在身上,伸上袖儿,换了一只手抱特兰克斯,松松地系上腰带,要再抱一下特兰克斯时——孙悟空伸手把特兰克斯接了过去,“自己能下地么?”他问。

布尔玛看了孙悟空一眼,“不能。”

孙悟空把特兰克斯放在另一边,伸手要抱起她。

“等一下!”布尔玛又一侧身,揭开枕头,下面全是枯萎的玫瑰,她从玫瑰里摸出一张光盘,放在特兰克斯身上。

孙悟空看着她——又看看光盘,上面全是花刺的划痕——“这还能读出来么?你倒是放张好的呀——”

“你管呢?”布尔玛狠狠地瞪孙悟空。
再回头看特兰克斯,她有一点悲伤的神情,低头,“他们能找到他么?”

孙悟空轻轻把她额前垂下的一缕紫色的碎发掠上去,“你说呢?”

…………
…………

把布尔玛放进甲壳虫的后座,车一直发动着没有熄火,里面一直开着暖风——孙悟空到前面开车,回家——经过烛笼大桥的时候,圣诞的礼花在远远的夜空里绽放——

“停一下!”布尔玛喊道。

孙悟空把车停在路边——布尔玛把窗户按下来,冷风呼呼地灌进车子里。

“作死哪你——”孙悟空皱眉。

“好漂亮!”布尔玛看着礼花,笑道。

“回去再看——”孙悟空不耐烦地探过身来关车窗。

布尔玛吐了一下舌头,片刻安静,“他——”布尔玛停住——为什么来的是你不是他?他在家里吗?但是她觉得自己这么问有点太贱了——所以猛然停住。

孙悟空关好车窗,慢慢回过身去,没有挂档,他看着后视镜,“今晚他出去完成指令,也许快回来了——”

布尔玛没说话。

孙悟空手在变速档上掰了两下,挂不上档——才意识到自己没踩离合器——手从档上滑下去,“那孩子——”孙悟空也猛然停住——真的是贝吉塔的?但他觉得自己这么想有点太贱了——所以飞快地使劲儿一踩离合——直接挂上三档狠狠一脚油门——车子灵巧凶猛地冲进午夜的车流里。

 

…………
…………

一个巨大的礼花在SATURNUS市上空碎裂,散开——消散……

番号602空军机械师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他面无表情地从正门进来,在大厅的正中央换了一个弹夹,血从他左脸流下来,流到了脖子上。

 

童 作词:王菲

你来的那天雪花纷飞/我於是掉眼泪/你带著一身明媚/离开我温暖的堡垒/你是我的依赖/你是天的安排/你来填补空白/你说来就来/你不能去学坏/你可以不太乖/我的爱/我怕你不知道我是谁/你让我慢慢体会/你带著一身光辉/照亮我心底的漆黑/你是我的依赖/你是天的安排/你来填补空白/你说来就来/你不能去学坏/你可以不太乖/我的爱/给我全世界的玫瑰/还是结冰的眼泪/我其实无路可退/谁让你就是我的宝贝/我不能太宠爱/我怎能不宠爱/我的爱

【To Be Continued 】

阅读全文 | 回复(5) | 引用通告 | 编辑
Re:【墓前无碑】第六集 〖圣诞礼物〗
啃红薯的狐狸(游客)发表评论于2009-3-13 22:07:18

啃红薯的狐狸(游客)真的想哭……没想到还能看到墓前更新的一天……
当初我费了多少劲从几乎打不开的旧电脑里把它抢救回来啊……后来为了以防万一干脆打印出来……现在就躺在我每天带到学校的夹子里……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墓前无碑】第六集 〖圣诞礼物〗
幽州台(游客)发表评论于2009-3-12 12:57:30

幽州台(游客)兔子你的文和王菲的歌曲一样,把浮动在空气中的躁动不安、创伤、希翼等等各种我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东西都细微曲折表达的淋漓尽致了。
每次看你的文我都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不知道下一句话又会带给我怎样的心理冲击。有的读者可能说这是“虐”,但我知道那不是,你不要介意他们的用词,实际上,他们只是和我一样活在梦幻里,知道外界是如何但惧怕,你的文为他们揭开了隐秘内心和现实世界的一角,而且让人会不由的联想更多,所以会有点承受不起。(嘲笑自己的承受力够有限的)
我的故事直接给他们希望以坚定信心,你的故事仿佛在考验那坚定。我等着看,也考验着自己。别改变你,我也不会变,就这样看似对立实则相伴始终吧。爱你,从你让我哭不出笑不欢的文开始。
需要调剂自己时来看我的文放松下脑神经哦,怕你太沉在那里面呢。cain大说她写文时情绪起伏很大,会哭泣会呕血,我怕你也这样。想和你长长久久的一起写下去。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墓前无碑】第六集 〖圣诞礼物〗
幽州台(游客)发表评论于2009-3-12 12:42:43

幽州台(游客)>>小幽,答应我继续做你在做事情;但是答应我你不会用尽全力去做,因为,我想我希望你能做得很久......更久。

与你一样,龙耽已经成为生命的一部分,即使是在没填坑的那些年里,故事依然游离在我的生活中,时隐时现。现在这样比较卖力是想全天写的缘故,我一定会做的很久,哪怕不能全天的写我也会一直持续下去,因为我们都在编织自己所希望的故事,那是别人无法夺走的璀璨星光——盛放在我们这群人的心中。
我答应的,而且为一路上有兔子你这样的知己而快乐的哼着歌曲轻松前进。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墓前无碑】第六集 〖圣诞礼物〗
幽州台(游客)发表评论于2009-3-9 2:55:10

幽州台(游客)果然是黑色风格……
看的我提心吊胆却又心潮澎湃。
有一点我蒙对了,特兰克斯。
可让我害怕的是,这个杀手三角恋,再加上短笛,悟饭……还有一个会是谁呢?
各种可能性随着“X”人物而出笼,而我越想就越觉得也许后面不至一个“X”,那不过是我按自己猜测设下的限,没人知道到底七人目里到底有几个人,没人知道以前它里面包含谁,以后会包含谁。而我唯一知道的是……我又会失眠,不是整夜,但会是好几天临睡前和起床后的失神……为着这个故事,为着我自己刻意规避开而鹏大迎面直逼的情节,我感受着文里的无奈,以及无奈后的无谓与无畏……
这篇文比《王子的愿望》少了些狂放不羁,比《都市有猫》多了几分投入,而最后,我依然不知道也不敢去揣测,而只能祈祷,因为现实里我是掐不到某人的脖子来催文了……
祈祷最多的不是那个结局——因为没人能强迫一个心脏如此强壮又细腻而固执的作者,而是这个有如此深刻人生感悟的作者在现实里能活得不无奈、不无谓,而更多无畏。
我不信神,但我信人心。
碰上一个比我更坚强的人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拿你没辙,你也拿我没辙——文采和境界都远低于你、故事总是单纯但却也是YY到死不改悔的幽。
我只希望我俩不仅是“碰上”,而是“相识”,哪怕过后还是谁都无法改变对方的本质(你现实而我天真,虽然各有另一面但主要的这面永远不会改变),但是,至少,多了一只狼,猫,鹏或兔……
我会多点信心,不知道你那边会不会觉得多点什么,希望不是负担。
读者对作者的要求简单到极点,也复杂到极点。
而我却不得不从三种角度(读者、作者、龙耽发展)来看待本来简单的和你从文开始彼此熟悉这件事。
也许还是回归到起点,简单一点的好吧。做个读者,只要求你不弃坑而不问何时填土、只自己天天来看看的读者。
以下为guguo的回复:
哇卡卡卡~~~~“你自己刻意规避开而×大迎面直逼的情节”——小布和小贝的关系问题么~~~~(偷笑)~~~~

所谓的文采和境界,如果说某蝙的文采和境界是我所不可企及的天人,那么,他为了一个坑而创立了龙·耽——没记错的话,那坑的名字叫“贝吉塔”——那么,我怎么样在这个世界里编织我所希望的故事?

小幽,我们都只是愛这群人,或者是因为不愛他们,或者——只是单单是乐于编造他们的喜怒哀乐,这对于龙~里的每个人,也许都是一样的。

小幽,答应我继续做你在做事情;但是答应我你不会用尽全力去做,因为,我想我希望你能做得很久......更久。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墓前无碑】第六集 〖圣诞礼物〗
访客GKBn16(游客)发表评论于2009-2-28 13:39:20

访客GKBn16(游客)跪求鹏自由大大,更新您的《墓前无碑》吧……快等死了~>_<~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_^
 
◇缄口 默◇
加载中请稍后^_^
 
◇可知 何◇
加载中请稍后^_^
 
◇不见 框◇
加载中请稍后^_^
 
◇无声 肋◇
加载中请稍后^_^
 
◇危言 风◇
加载中请稍后^_^
 
◇他来 歌◇
加载中请稍后^_^
 
◇心恙 讽◇
 
◇所求 为◇
 
◇为人 我◇
加载中请稍后^_^
 
◇景三 影◇
 
◇只读 礼◇
加载中请稍后^_^


 
版权所有 加载中请稍后^_^ © 2007-20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