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 沙◇
载入中...
 
【墓前无碑】第一集 〖幽灵绒〗
guguo 发表于 2007-11-14 17:14:00

【墓前无碑】

第一集 〖幽灵绒〗 主题曲:假期

1988年2月4日

一个斗室,无窗,也无灯,但并不是什么都没有。

有两扇门:一扇用于出入;另一扇——还没有被人打开过……
还有两面墙:一面用于悬挂一个巨大的液晶电子屏,另一面用于被人当作墙——用来依靠或支撑……

黑暗中,只有这个液晶的电子屏发出一片刺目的惨白,画面上,是一个红色修道院——这是一个被蔷薇丛层层包裹的红色巨大建筑,在空中俯瞰很像一个“回”字。

在离它不远处的山坡上:
唯一一处没有蔷薇花的空地上,横着一块可疑的大理石——洁白而安宁——这是一个坟墓,只是,它的前面,没有墓碑……

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房子的中间,只能看清他的轮廓,在黑暗中——看得出,他在打电话:
“除了那两个孩子,清空Paradise——”
一句简短的话,将会毁灭数以千计的生命,这些人少数是死有余辜,而大多数是未必纯洁但绝对无辜……
他们会不分彼此地被一同毁灭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们被以一种疯狂的方式,凌乱地混合在一起。

合起行动电话,这个人转过身来,模糊的影像里,他仿佛全身都在颤动——他在狂笑,但他那张脸却是诡异的静止——
因为,那张脸上,有一个永远微笑着的面具。

“Delete——对我而言——意味着生存下去,”
他回身,微微地鞠躬,仿佛一个演员在首次登场时,对观众致意——他的面前,只有那面一无所有的空白墙壁,
他用仿佛在吟诵赞美诗一般的声音低低地自语:“而对你们而言——则意味着永远的Lost……”

序幕,被混乱且无序的杀戮揭开——

C国的东南端,有一个很小的圆形的海岛,在一比五百万的全国地形图上它连一个点儿也算不上,它也并不著名——事实上了解它并且目前还活着的人并不多——它离海岸线只有十几海里,但它的四周却漂浮着许多猩红色警示浮标——军事管制区,严禁进入!

其实,这句话是假的:
这么说只不过是为了让无知的人们远离这个岛屿,
让人们远离这个岛屿只不过是为了让人们不至于轻易失去他们宝贵的生命,
而会让他们轻易失去宝贵生命的原因——

只不过是因为这个只有21平方公里的、长满奇异植物的小岛上——住着三个杀手:
ZOROTA七人目中的三个——神错,行空,长生……

这,是一个因为恰好处在北纬22.3度而拥有令人心旷神怡的海洋性季风气候的小岛,但岛上不知为什么莫名其妙地长满了一种寒温带才有的植物——杉树,准确地说是一种叫做“优伶杉”的、高大得令人惊叹的针叶乔木——它们在这个岛上的高大姿态比它们在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的形象看起来都更令人惊叹——它们将这个孤单地伫立在茫茫大海中的小岛盖了个密不透风——
这个岛宛若古木森然的原始森林——沉寂得近乎一个坟墓——在这密密的杉树林的覆盖下,整个小岛的表面终年见不到阳光——当然,这促使另一种更奇特的植物生长在这个小岛上——那是一种没有叶片的无色透明的花。

是这个世界上最奇妙的花:
“奇妙”是因为:在夜晚,原本无色的它会发出蓝色的磷光;
而“发光”则是因为:它的生命,端坐在腐生生物最至高无上的终极宝座上——
它,依靠人类腐朽的尸体和血肉腐生……
它的名字,叫做“幽灵绒”

在这个岛的中心,有一块空地,空地上有一块面积刚好是一百坪的正方形大理石,
大理石上面,有一个圆形的透明温室,
从园艺学的角度讲,这个建造在大理石上的全透明温室毫无疑问是学术上的彻底败笔——因为它不具备任何存在的合理性:无论是从采光方面考虑还是从地点选择上考虑——
一句话:种在这温室里的植物一定不、可、能、存、活——
但很幸运,这个大理石上的温室里没有居住任何植物,这里面住的是人,三个人,生活在这个被附近居民称为“幽灵岛”的、表面终年不见阳光的、墓穴一般的岛屿上的——
仅有的三个居民——

“总之,我要贝吉塔!”布尔玛斩钉截铁毫不犹豫地说道,表情也颇严肃,以至于孙悟空这次没敢马上开始大笑。

但很快孙悟空仍假装小心翼翼地对布尔玛用试探的口气说:“放弃吧,他可能会杀了你的——”

还没等布尔玛开口回答,只听见“砰”的一声,一颗子弹穿过孙悟空的金发——当然,仅仅是穿过金发而不是穿过这颗金色的脑袋——然后擦着布尔玛的额角飞过,最后打碎了布尔玛身后的一块钢化玻璃——
这是AWP——7.62×51毫米北约口径的新型狙击步枪所打出的一枚子弹。
AWP也不愧为最恐怖的狙击武器,绝对的一枪毙命——假如被打中的话……

孙悟空用“怎么样,我说什么来着?!”的眼神瞪着布尔玛,然后轻轻一叹息,其实还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再然后用循循善诱、理所应当的语气以及很正式的态度对布尔玛说道:“所以啊,还是我来——”

“哒哒哒哒哒……”一梭子(30发)AK47专用口径7.62mm的北约弹纷纷穿过孙悟空的金发,然后打碎了孙悟空背后四、五块钢化玻璃——

布尔玛挑起手中的AK47,一边又换上一个新弹夹一边笑着瞪着孙悟空,眼神的意思——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不用了……

孙悟空眨眨眼,好一会儿,才慢条斯理地盯着布尔玛说:“呐——这次,你们俩谁打坏的玻璃谁自己装,我不管哦——”
“砰——” “哒哒哒哒哒……”
又一颗狙击弹和另一梭子AK弹再次且同时穿过孙悟空金发——弹道和上次基本一致,所以这次并没有玻璃再被打碎。

安静了几秒钟以后,孙悟空郁闷地在茶几上坐下,满心委屈地说:“你们两个家伙真是过分,老在家里乱用这种危险物品损坏了公物又不肯赔偿——”待要继续说,孙悟空听见身后传来了很响的一声AWP枪栓响——枪可上膛了小子……
孙悟空不甘心地撇起嘴,俨然呈现出一个“八万”,不再看布尔玛,自顾自拿起一罐罐装咖啡,打开,翘起二郎腿,喝了一口,对布尔玛苦笑道:“还是先说任务吧——”

“清空Paradise。”布尔玛顺手将AK47丢在沙发上,伸手也拿起一罐咖啡,随口回答。

“噗——”孙悟空刚喝到嘴里的一口咖啡喷泉似的喷出——“啥?——”

布尔玛没再重复,反倒打开自己手中的咖啡,悠悠闲闲地喝了一口,盯着孙悟空看,用目光重复:清……空……

“那、那、那建筑呢?——”孙悟空瞪大眼睛,仿佛被什么噎住了似的。

“没说,大概是随意吧?”布尔玛再喝一口咖啡,面无表情。

“那、那、那干吗叫我们去?咋不叫‘花’去?直接爆破建筑不就完了?”孙悟空一边擦着自己的嘴角一边继续结巴着问道。

“全、部、都、杀、光——”布尔玛似乎已经对孙悟空的智商忍无可忍,一字一顿地提醒,“直接爆破建筑可能会有幸存者啊——要逐、一、确、认、死、亡、啊白痴——”

孙悟空不再说话,看来这回是真的听明白了,好一会儿,才又道:“那我们——”

“不是‘我、们’,是‘你、们’,”布尔玛一笑截住孙悟空话头儿,“我不去——我今天要去祭奠。”

孙悟空狠狠瞪她,“你这家伙又——”

布尔玛可怜巴巴地一笑,“怎么?离开我你们就不行吗?”一会儿,又笑道:“我没告诉过你们今天是我妈妈的生日么?”

孙悟空怔了一下,摇头,“没有。”

布尔玛继续妩媚地微笑,“那我没告诉过你们今天是我父母的结婚纪念日么?”

孙悟空再怔一下,再摇头,“也没有。”

布尔玛最后做出一个很谄媚的笑容,“那么,拜托你们了,辛苦了——”随即站起身,向门外走——

孙悟空起身赶上去,伸手将布尔玛额前一缕落下的淡紫色碎发掠上去,“别忘了带束花儿——”

“知道了。”布尔玛推开温室的玻璃门,头也不回地出门去了。  

孙悟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喃喃道:“你只说过今天是你父母的忌日来的——”良久,回头,对屋子里的一堆水蓝色的绸说道:“喂,起来吧你——开工了我们——”

水蓝色的绸缎堆蠕动了几下,一个黑发的头先露出来,面无表情——这个是贝吉塔。

孙悟空踱回茶几上坐下,不再说话,只是盯着贝吉塔看。

贝吉塔从这一堆水色里起身,径直走到温室另一边,伸手扭开莲蓬头,“哗啦”一声,水流激喷而出,浇在他身上,贝吉塔呼出一口气,回头看了孙悟空一眼,也没说话,水慢慢地漫过大理石的表面,然后打着旋儿,流进地漏子里——北半球,右旋。

孙悟空还是盯着贝吉塔,心里暗笑:喜欢裸睡的人果然都有洁癖,从没见过这么喜欢洗澡的变态——虽然自己见过的人的确有限。

冲完澡,贝吉塔走到保鲜柜边,打开柜门,一手扒在门上另一只手随意拈出几片吐司面包,一边往嘴里送一边“嘭”一声关上柜门,大模大样走到沙发上坐下,身上还是湿淋淋的向下淌水,孙悟空从茶几下拽出一条浴巾扔在贝吉塔头上,贝吉塔顺手擦着头发。

孙悟空继续看着贝吉塔。

贝吉塔也不理会,吃完了才站起身,走到挂着一排衣服的架子前,伸手拽下几件,从里到外穿上了,然后走到那堆绸缎里拽出一支AWP——看都没看孙悟空,只嘴上说,“走吧。”

孙悟空转过来盯着贝吉塔,笑道:“不急,等天黑的。”

…………
…………

开车穿过幽灵岛通向大陆的,建筑在大陆架上透明海底隧道,孙悟空漫不经心地向头顶看着,啥也没有乌漆抹黑的——没有光,透不透明有啥不同?——有光,只有隧道里阴悒的蓝光,阴阴惨惨的——跟鬼火似的——孙悟空不禁心里暗骂:这些变态,活在透明的世界里就真他妈以为自己是水族馆里花里胡哨五彩缤纷的热带鱼啊?!——照样是杀手……杀手?!我这算不算自抬身价?还说自己是杀手?哼——是一堆被堆放在一起的杀人工具吧——
看看前面开着车的贝吉塔,从后视镜里发现他没有表情,算了,不采访他了,这人想的事儿更没边儿——

车从一个叫“ZOROTA”的大超市后面一个小仓库里驶出。
“ZOROTA”——正是他们所隶属的组织的名称:
一切不明,所以可以用什么“神秘”啊“黑暗”啊“邪恶”啊之类形容——
其实一句话就可以形容:总之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了。

来到大街上,天已经彻底黑了,街上隐隐燃起霓虹——
幽灵岛上的“幽灵绒”,这会儿又要开始发出淡淡的蓝色荧光了罢?

一路无话,一直开到连接SATURNUS市上城和下城的烛笼大桥上——
‘烛笼大桥’:是一个全长45公里的跨海大桥,主桥两边是竖琴似的巨大栅栏,乍一看还真像个‘笼子’,可惜是个关不住人的笼子——
  
隐隐地已经能依稀看见蔷薇山上的Paradise孤儿院了,孙悟空才从兜里掏啊掏啊掏了半天——掏出一个玻璃罐子,里面花花绿绿的,装满了M豆似的小豆粒儿,孙悟空捅捅开车的贝吉塔,“贝吉塔,猜一下吧!”

贝吉塔纯熟地挂上5档加速,略停了几秒,“蓝的。”

孙悟空用舌头舔着嘴角望着天上伸手从罐子里摸出一粒来,一看,笑道:“又猜错了贝吉塔——是紫的——”从后面伸手递到贝吉塔脸边儿。

“切——”贝吉塔轻声不屑地哼了一声儿,转头用嘴噙住含在嘴里,用牙齿轻轻叼住,用舌尖慢慢转动着小小的药粒儿。

“我猜,呃,红的——嘿嘿嘿——”孙悟空用和刚才一样的程序自己又摸出一粒来,一看,“我晕,蓝的——”孙悟空颇郁闷似的地盯着自己手上这粒蓝色的豆豆,似乎很不满意,盯了一会儿,放在嘴里,开始“嘎嘣嘎嘣”地嚼——

贝吉塔的脸上闪过一个奇特的、可以疑似是‘微笑’的表情,没说什么,再次加速,向蔷薇山开去——

他们所吃的小豆子,是ZOROTA特有的一种迷幻禁药,名字叫做“虹”……

在四季如春的乐土上,花儿可以永不停歇地绽放,但此时夜幕中的蔷薇们——隐隐感到了一种不安:

那是,被毁灭前的颤栗……

假期 词:林夕

钟摆在这心里晃动/每点每滴倒数/随时预备旅程结束/早知没醒不了的梦/美好岁月告终/原来就像假期结束/茫然静待假期结束/彷佛赶上学钟声宣告一切又回复/光阴消耗尽好景将会转眼内停顿/现在尽量放任吧/现在尽量快乐吧/现在尽量纪念吧/始终都须要回家/灿烂假期结束/没法让节目延续/若假期永未结束也不会感到难得/心息吧/总算/呼吸过一口空气/那可以一世一世嬉戏嬉戏嬉戏/收起了超重的行李/栖身於归家的客机/倒数中一分一秒不忘记/这世界将会将会多美多美/比不上这个星期/无人能避免别离/当作是某段意外假期/当作是艰苦中的休憩/我爱上过你

【To Be Continued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缄口 默◇
载入中...
 
◇可知 何◇
载入中...
 
◇不见 框◇
载入中...
 
◇无声 肋◇
载入中...
 
◇危言 风◇
载入中...
 
◇他来 歌◇
载入中...
 
◇心恙 讽◇
 
◇所求 为◇
 
◇为人 我◇
载入中...
 
◇景三 影◇
 
◇只读 礼◇
载入中...


 
版权所有 载入中... © 2007-20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