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 沙◇
载入中...
 
《虫师》同人 『绵』
guguo 发表于 2008-1-31 17:21:00

话说——

        真滴腐女子,敢于一萌了虾米马上华腻腻滴loli眼45度YD视角仰视其人;
        真滴腐女子,敢于隐藏在广大劳动群众及小白中,结婚生子,伺机显形……

           以上——by长期脱离BT族群以至误以为自己开始正常的某

===================================
《虫师》同人 『绵』

那个时候飘浮在冰冷寂寞的世界里,还不会恐惧。
等开始为此而恐惧的时候,我至少很庆幸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思考解决办法——

所以见到亚纪的时候,我一下子就知道,她和我,是同一类。

亚纪很温暖,也很闲。

所以她有足够的热量让我成长得无限近似人类;
也有足够时间向我讲解怎样无限近似人类地生活。

你不会相信。
我是一只虫。

===================================

除了出生的时候不可避免地吓他们一跳,
我对自己的长相和行为都很满意。

我长得越来越像他们——
他们是指亚纪,和她的丈夫。

他们应该怀疑过很多次我和他们不是同类,
不过我这张,或者准确一点来说是我们这些张——“脸”,和他们太近似了——
人类总是会被和他们近似的动物欺骗。

我相信这不是他们的共同爱好。
但是,
无限近似他们的虫——可以近似无限地欺骗他们。

===================================

将近三年。

我身体最大的一个重要部分——
请不要误会,
是我,我们,五只‘人蕈’中最大的一只。

终于成熟了。

在植物界相当于瓜熟蒂落。
在动物界相当于一朝分娩。
在虫界,我觉得这个事情可喜可贺。
在人界,看起来暗示一场悲伤离别。

我看起来快死了。
我不敢表现的太过愉快。

但是,他们为了拯救我而请来了那个人,
我突然就觉得事情没有那么可喜可贺了。

===================================

他们叫他的发音类似
“mǔ~xī~xī~”
——亩西西?

后来我知道了,
我是亩西,他是亩西西。
就因为比我多了一个西,
所以他能杀掉我。

他也确实是这么打算的,
结果我没死。这是后话。

===================================

那时恐惧将我撕成一千片一万片,
在通往光之河的旅程中,我是漂浮的绵。

而现在,我是绵彦——我们是绵彦。
那只‘亩西西’的名字,叫做银古。

他对亚纪和她丈夫询问和解释了很多。
但他没有问我任何问题,也没有对我解释任何理由。
因为他直接杀掉了我。

“抱歉。”
“恨我好了。”
“没关系。”

这些全是他说的。他说且仅说的。

===================================

被绿渲染得斑驳的肌肤,
那不是人类的身体,
他拿起我的手臂。

看着针刺进我的身体,
与生俱来的无知无觉,
我不恐惧死亡,可我恐惧灭亡。

注入看来纯净的液体。
这不是杀死人类的方式。

——那是杀虫剂?
我被熟练地杀死了。

心底清晰地传来一种丝般的痛苦。

数目多得如同我身上的丝,
它们一端连接着我地下的主体。
他们养育孩子的食物都通过这些丝传给我的生命。

现在每一根都很痛苦。
痛苦到心中一片寂静。

和他静静地对视。
看着那只眼睛,
我有点犹豫,

忘记了对灭亡应有的恐惧么?
这不符合我的习性。

===================================

忽然感激他超过恨他,
不懂得习性的部分,理应从躯体中除去……

===================================

银古,谢谢你。

===================================

我了解人类的习性。
我知道,那个女人,亚纪……
她和我是同一类。

我是就其心性而言,
我对生物分类学不感兴趣。

===================================

我决定杀死他一回,
我不是公平主义者,
可我觉得我们互相杀死对方是一种很郑重的仪式——
至少,是一个并不精致的野心。

三个月以后他又被请来,
一切在我的意料之中。

===================================

“稍有怀疑就要全部消灭,并不是我的做事风格。”
他走的时候这样说。

用语言和行为蒙蔽人类的后果是令我惊喜且沮丧的。
无论如何,
我再次成熟了。

亚纪的眼泪给了我微薄的安宁,
可是,那家伙——
也再次来了。

===================================

当确切地知道了我是虫而我的表现过分地雷同人类,
的确会引起当事人的恐慌。

事后想想,我的确有些急躁。
事实证明,我想再次见到他……

===================================

亚纪失败了,
没能杀了他。

血从他身体流出,他慢慢底倒地——
在虫的视野里颇为清晰,
我不敢肯定是不是有几滴血溅入地板下的泥土而混进了我的生命。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
那种腥味十足的溶液。

具有一流的杀虫效果。
我觉得我是死里逃生。

===================================

我不是后来才学会语言的,
一直不使用只是还没有必要而已。

清楚而缓慢地发出声响:
“oDou~~Ha~ La~ Hei~ Da~   ”

我相信自己的声音温暖而孱弱,
一定充满的蛊惑人心的力量。

不然他们就不会从惊恐转为惊喜,
给我一个人类的拥抱然后忙不迭地去煮东西给我吃了……

请原谅我,
虽然欺骗了他们,
可我并不是依靠鳞翅摩擦来发出声音的。

===================================

他们早已经丧失了杀死我的能力。
一直以来,能杀死我的,只有他而已。

===================================

我看了那个描述我的书卷。
『绵吐生理周期研究』

公允乏味得犹如宪法,毫无优雅可言。

原来我忘记了自己生存的要素。
是这么简单……

===================================

第二天,他就醒来了。
他来杀死我。

我知道他进来了,
我总是可以清楚地知道他在哪里。
别人的话我就不能这么确定,
我觉得这与我和他的缘分有关,
他却执意声称这是因为他的体质很招虫。

===================================

“救救我,别杀我。”
声音既轻且柔软,仿佛飘浮在空气中的绵。

我不是认定用这样的脸说这样的话一定可以得救。
我只是不想说谎,我已经没有作秀和玩耍的心情。
尤其当我面对这个人的时候。

“我不想死。”
直白,但毫不犹豫。
我看着他再次将足量的杀虫剂吸进注射针筒……
我不想要那个杀死我,我想……

“MūDāDā-”
——没有用。
他的回答一直很简短。
但意思却很含糊。

是我求生的方式错误导致对他没有效果还是说我的存在对这个世界不具备意义?

我自己在心里跟着念了一次。没有用。

“为什么要杀我?”
连贯而清晰的言语,我有点幸福,他可以听我发出这样长的声音。

“因为你们吃掉了人类的孩子。”
果然很幸福,能听到他专门为我做出的解释。又这么长。

“这不是我们的错。”

“也不是我们的错。”
“只是,我们更强大,所以必须杀死你,不能让你留下种子。”

===================================

这句话好长,长到我以为我必须花费整个生命周期来听完这句话。

是吗?……
这样的话……
就没办法了……
动手吧……

…………
…………

===================================

我像人类一样将头垂在枕头上。
好想再继续做一会儿人类。
可惜了,
我还没来得及开始崇拜那只看来很诡异的绿色独眼和奇怪的银发以及一张不符合美学的扁平构造的脸……
火焰已经逼着我放弃继续伪装成一只人类。
试图说服一只虫师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放弃追杀一只虫。

我存在的一切时光,
到此看来,已经无限近似一个完整的笑话,而非一个半途中断的生命周期……

===================================

他知道我们已经做过的事情。
他忘记我们曾存在于他之前几千几万年的洪荒远古。
只要有种子。
我们赢了。

===================================

但是——
火焰中我绿色的身体慢慢融化成被我遗忘的姿态。

我并不是人类,我是一只虫。
什么时候忘记的呢?

===================================

其实,我想要的东西很简单,
只要有那么几秒钟,
他看着我,他用他那只仅存的绿油油的独眼看我——
不要像在看着一只拟态成人形的会思考的草。

我就不是那么恐惧了。
哪怕灭亡。

===================================

周遭哔剥的声响,飞舞的火焰,升腾的水气——
亚纪的眼泪,
我什么也不要。

他的伤口渗出了一点血,
我看到了。
殷红的一片。

我想要那种杀虫剂。
不会让我死于恐惧。

===================================

银古,你是虫师。
我是虫。

===================================

他仍旧一惯温和地向亚纪和她丈夫解说绵吐的生活习性以及遇到灾害环境会自我保护切断人蕈和主体的连接携带种子逃生等等,我心里有点等不急,虽然也很感谢3年来他们给我的鱼和新鲜水果以及长时间的拥抱……

可我的时间还有多久来着?
十年?三十年?
我已经不想问他了。

他穿过废墟走上山路以后我问他:
“你给了他们什么?”
无色透明的广口玻璃瓶让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气闷。
其实一点也不会。

“是矿石,我生活费的一部分。真是亏大了。”

我从没想过他可以对我讲话时讲得这么近似和人类讲话。
“为什么要这样做?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
我承认我有意和他划清界限,刻意提醒他我是一只虫。

“关你什么事。”
他悠闲地把我从怀里掏出来,。
“你,不是应该进入休眠状态了么?书卷上是这样记载的。”

“不知道,睡不着。”
我飘浮在温暖的瓶子里,伸手撑起我作为人蕈仅存的拟态。
“倒是你,为什么不趁现在杀了我?”

“因为你的寿命还未到。”
他把我塞回怀里。

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

好啦,你还是快睡觉吧……

===================================

银古,我们到什么地方去旅行?

===================================


《虫师》同人 『绵』(完)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缄口 默◇
载入中...
 
◇可知 何◇
载入中...
 
◇不见 框◇
载入中...
 
◇无声 肋◇
载入中...
 
◇危言 风◇
载入中...
 
◇他来 歌◇
载入中...
 
◇心恙 讽◇
 
◇所求 为◇
 
◇为人 我◇
载入中...
 
◇景三 影◇
 
◇只读 礼◇
载入中...


 
版权所有 载入中... © 2007-20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