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 沙◇
载入中...
 
8月某日的清晨以及『蓝和橙』的故事
guguo 发表于 2008-8-14 17:22:00

早上从一家罗森出来,看前在我前面结帐的两个人——

一浅蓝,一淡黄。

浅蓝用竹签子扎着一只贡丸给淡黄吃,淡黄沒张口吃,只是微微有些别扭似的瞪着浅蓝——

这个画面在我眼前一闪而过,在我心里就轻轻地飘忽了一下,遮蔽了早上7、8点钟的阳光和街道,

我知道频频侧目很失礼,但我真的很向知道,淡黄吃了那只贡丸没有——

===================================

继续走我的路,过了街,终于敢公公然回顾那两人,

那二人还在便利店门口站着。

吃沒吃呢?我一直琢磨着。

===================================

然后忽然发现自己变成国中控了?

然后想想看这事情和我所想着的事情要放在什么地方呢?

这些想法不能和现实中的我产生丝毫的关联。

毫无疑问,

从小孙一脸暧昧地声称看到了同人女姐姐的那个啥……
到最近的同事小Ro同学一脸“这世界神奇啊”的表情听我讲解完“受”的形容词用法和名词用法有什么不同之后就大谈那啥和那啥的时代进步性,以他老了被时代遗弃了的不能理解上述行为的慷慨激昂结束那次公司了的闲散拉皮扯淡——(是上个星期的某天——小Ro早上一脸毒火攻心状在公司了四处询问什么叫“受”——我一时多嘴就问了句“哪个受?接受的受还是肥瘦的瘦”——他说是“受到的受”——我就给他粗浅地解释了一下——结果第二天他就在吃午饭的时候神秘而郑重地说他昨晚和女友在某餐厅见到了一对百合……)

于是我认为,这个世界,对这类词汇和这类词汇的载体们是怀着相当大的误解和猜疑的。

每当看到这类专属名词在人群中产生的细微的促使暧昧升华的气氛——
我不会感到郁闷,真的。
也不会想要解释,也按照惯例以大隐隐于朝的气势对那些被这些专属词汇勾起YY意念的人群发出蒙娜丽莎式的诡异微笑。

真的不难过也不郁闷。真的。

这些不涉及哲学也无关道德、科技、文化、社会主流——

这只是一些存在,一些被一些默许和认可和些许有些爱慕的存在——

感谢这种存在,这些存在本身不需要被那些不需要它们存在的人理解……
『以上很拗口,但不是病句。』

当然,这也从侧面证实了我家胖子和XH的大当家对我们这类存在的深刻理解乃至了解乃至声称“常在DM走,总能识攻受”的革命主义气节和人道主义情怀是多么可贵——

致敬。

===================================



早上起来我才发觉天气没有我想象的热,出于一条短信,昨晚我开了一整夜空调,吹得右肩微微有些痛——于是早上我只好用左手刷牙,这使得我刷牙比平时慢了30秒——出门来时意识到比平时缺少30秒的书包整理过程使我忘记了帶手机,花掉另外的30秒站在楼门口考虑要不要回楼上取的过程之后——我在处于仍然没有手机的状态下站在89公车站,昨晚的那条短信对我的影响到此已经放大成我以1分钟的延误错过了我经常乘坐的那班公交车——在第二班公车极其顺利的情况下我到达那家罗森的时间之比平时晚了15分钟。

意识到今天是这几个月来最不适合晚15分钟到达这家便利店的一个早上,并且想到这15分钟可能在蓝的心里产生的误解和愤怒,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点生气了,然后我进门,然后我看到了蓝在店里。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有点生气,为了确认这一点我决定对我的迟到不做任何解释。

然后蓝看到了我,然后安静地走过来,我注意到蓝右手上拎着塑料袋,里面是他常吃的奶黄包,“贡丸,”蓝是对售货员说的,然后,零钱,他用左手接回来的,塞进仔裤的左边口袋,然后用右手端着这杯贡丸,“谢谢。”蓝说,也是对店员说的。

和往常一样,我们并肩从罗森里出来,仿佛我没有迟到。

蓝用左手拿着竹签扎起一只贡丸,递向我,“贡丸——”我已经闻贡丸的味道了,“啊——”他张着嘴做了一个示范动作。那一声“啊——”的声音有点大,旁边的人都往这边看——

和平时一样。

我瞪了他一眼,仿佛此时和平时一样的事情格外的不合时宜。

贡丸离我的嘴唇越来越近——
能感觉到那只贡丸尚且蓬勃的热度。

同时感觉到的,还有旁观者的疏离的姿态。

在决定也这个姿态吃掉贡丸之前,我决定——“我没有回短信,”我说,“因为我早上忘记了帶手机。”我又说。

“嗯。”蓝微微有点僵硬地应了一声。

“不过我帶了橙子给你。”我知道它正在的书包下面沉默地听着我漫不经心地提到它。

“嗯。”蓝继续应声儿,感觉上像是散发出了一点热力。

我拿出橙子递给蓝——然后看着他,然后像平常一样吃掉这个贡丸。
====================================

昨天晚上下了雨,我在每天和橙分手的那家罗森买了雨伞给他,他却执意不帶上这把伞就跳上89路公交车,我觉得可能是我最后说的那几句话让他有一点压力?谁知道呢。我还没有收到回信。

今天早上橙比平时晚了一点,我看着便利店墙上的时钟一秒一秒地过完15分钟,为了做点什么,于是我先买了自己吃的包子,然后看着将要被橙吃掉的贡丸还在汤汁里愉快地翻动,感觉很轻松,我想我今天一定可以在这里见到他,也许会稍微有点晚,但我坚信能够像平常一样见到橙,在这家罗森便利店。

每天都会遇到的人,如果很长时间都会在一个地方偶遇,那么双方——我想,除了事件本身的偶然因素(比如我们刚好都喜欢在下车以后在车站旁边、学校对面的便利店买早餐)和必然因素(我们都在这个中学读书并且在相邻的两个班级)——我的双方是指我和橙,应该也许或者有一点点来自内部的驱动使这种持续几个月的偶然精准地延续下去——

所以我想确认一下他是不是在和我做着相同的努力,我想我在短信里说得还算客气,并且建议他回信告知我结果——我担心各种可能产生的误解和愤怒,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坚信今天我能见到橙——

他从外面进来的样子和角度都和平时有一点点差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迟了15分钟的缘故,我注意到橙的胸前的T恤有些许洇湿的痕迹——我推测他曾经追赶过从他面前驶过的公交车,这样的推断让我莫名的愉快——我走向他,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买了他喜欢的贡丸,我们一同走出便利店,我用竹签子扎起一只贡丸给他吃,他没有像平时一样张口吃掉。

橙说他忘了帶他的手机,结果是我将不会收到我期待的结果,但是很快——我发现我得到了一个橙子作为补偿。

的确是和平时不太一样的早晨,当橙开始像平时一样嚼他的贡丸的时候我开始像平时一样看着他微笑——

因为橙子上写着:——As You Wish……

========================================

一个小片段。

证实我的心志多么的不成熟。= =b。。。。。

在人群里,我们还在人群里。

微笑着,欣赏这个世界。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缄口 默◇
载入中...
 
◇可知 何◇
载入中...
 
◇不见 框◇
载入中...
 
◇无声 肋◇
载入中...
 
◇危言 风◇
载入中...
 
◇他来 歌◇
载入中...
 
◇心恙 讽◇
 
◇所求 为◇
 
◇为人 我◇
载入中...
 
◇景三 影◇
 
◇只读 礼◇
载入中...


 
版权所有 载入中... © 2007-20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