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 沙◇
加载中请稍后^_^
 
【墓前无碑】第七集 〖圣诞老人〗
guguo 发表于 2009-4-10 12:41:00

第七集 〖圣诞老人〗 主题曲:以父之名

1988年12月24日
贝吉塔从正门进来,站在大厅中间,面无表情换了一个弹夹,血正缓缓沿着他脖子的左侧流下来——
——番号LH602空军机械师研究所大厦,在圣诞之夜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端着军用标配AUG伞冲的士兵不断从楼上涌向大厅楼梯口,
——AUG伞冲:使用9×19mm弹药,正式名称为AUG-9mm,也被人称为AUG伞兵冲锋枪:AUG-Para SMG——
这里横着十几具尸体,贝吉塔将AWP枪口向左侧轻巧一甩——方向却指向一个极为不可思议的角落——三楼电梯口的转角——
乒——
一个端着着SG550狙击步枪的士兵被一枚7.62NATO子弹贯穿头颅,无声无息地委顿在三楼电梯间转角处——贝吉塔一般很少优先攻击看得到的敌人,他一贯先攻击狙击手。
与此同时,迎面冲上来的士兵一同朝贝吉塔开火——
霎时间,密密的枪口将贝吉塔全身笼罩,连同他可能躲避的任何方向——

贝吉塔毫不迟疑地迎面冲上去,但是他的身体仿佛是被某种奇特的力量凭空提起似的,在平地以一个十分诡异的角度跃起——并且仿佛逆反重力般的轻盈快捷——
恍若飞翔,优雅……
如同疾风,迅猛……
以及,无限接近雷霆的力量——
密集的弹雨在他脚下擦过——

贝吉塔轻巧地跃上二楼的楼梯护栏,足尖登上护栏的一刹那,贝吉塔猛然在空中转身,向已经和他处于同一平面的十几个士兵开枪——接连四枪,却有十一个人不约而同地倒下——他们脸上满是惊愕——绝不相信这是人类具有的技巧和速度——
原来,贝吉塔跃起并不是为了躲避他们的子弹!
——没错,贝吉塔只是为了寻找一个更节省自己弹药的射击角度——
AWP的弹仓,只有十发。
密集的士兵队列仅仅可以提高贝吉塔歼灭他们的速度……

贝吉塔猛力地踏着二楼的护栏跃上三楼,在看似轻盈的一跃过后,二楼的实木护栏却明显地凹陷,断裂了——

贝吉塔直接奔向三楼的电梯间——他向正面开了三枪,向背后开了两枪——跨过最初被他狙死的那个士兵的尸体——躲进那个人之前的狙击转角里,身体完全没入这个狙击角落的一瞬间,空无一物的弹夹旋转着从贝吉塔的AWP中跌落,在优质的陶瓷地砖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要在自己的枪里还存留有2、3颗子弹的时候就更换弹夹——”这本是杀手们应当知道的第三个常识,但是——

没有狙击手敢打完自己枪中的最后一颗子弹才更换弹夹的,
——除了贝吉塔。

一转身,新的弹夹已经被上好——
不带一秒粘滞,贝吉塔又冲出来,跃进电梯间里——电梯门关闭的一霎那——
一颗特制的银色MarkⅡ银色小菠萝从电梯门的夹缝中分秒不差、气定神闲地滚落出来……

ZOROTA特制马克Ⅱ手榴弹(MarkⅡ),俗称银菠萝,杀伤手榴弹中的杰作,除了良好的常规高速弹片对敌打击效果外——并且爆炸后触发内部嵌入的超微型Sarin毒气弹,可在15秒内生成四万立方米低浓度致命神经性毒气雾,在密闭较好的大厦内使用,可用于大面积杀伤敌人及有效阻断外部增援——

…………
…………

当大厅里四处弥漫着银色小菠萝幽微的果香而再无任何生物存活的时候——贝吉塔乘坐的电梯已经到达了24楼,电梯灯闪亮——电梯出口列队迎接的是40只AUG伞冲黑洞洞的枪口——其火力足够将这个电梯桥箱打碎并坠落入楼下的毒气深渊,包括里面的任何东西,人,或者七人目——
LH602空军机械师的指挥者通过步话机部署了电梯门口的兵力——并且第一时间放下了10楼以下的所有装甲三防门(防火、防毒气、防爆破)。
49楼的指挥部里,前一排十几个士兵紧盯着十几个监控屏幕,右上角的一个屏幕定格在贝吉塔向上仰望的全景视角——
然后,贝吉塔缓缓地对着他的观察者露出一个被麻木浸渍的冷笑——
机械地举起AWP——
画面猛然变为一片沙沙作响的空白——
这是电梯停靠的24楼的前20秒。

电梯门‘刷——’地开了,同时伴随着一声巨响——
LH602空军机械师研究所大厦,在其正中间24楼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之后——大厦所有窗子同时向外崩碎——远远的夜幕中,如同一朵夤夜盛开的水晶兰——

ZOROTA专用震荡弹:爆炸后会产生强光、巨响,强光使人眼失明;高强度声波,使人失去听觉、知觉,对人的感觉器官、神经系统进行干扰、破坏,在短时间内使人失去活动能力与反抗能力——整个楼内的生物都受到震荡弹的毁灭性影响——均处于瘫痪的死亡状态——
贝吉塔当然也处于破坏的波及范围——但是,能让他成为毁灭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的原因——除了幼年经历的地狱式抗性锻炼以外——还有能让人类凌驾于死亡之上的——‘虹’。

贝吉塔咬碎地15颗红的时候,电梯桥箱也刚好因爆炸而和钢筋缆绳脱离,向地面坠落,贝吉塔用一枚简便的S形合金挂钩将自己挂在电梯上方的钢筋缆绳上——伴随着巨大的震荡波,贝吉塔坠落般的加速度冲向大厦顶端指挥部——
49楼。

…………
…………

当格罗博士转身的时候,贝吉塔手中的AWP指着他的后脑——
“三秒钟,”贝吉塔清清楚楚地说着这样一句话,“死,或者服从——”

格罗博士的双手慢慢从键盘上移开,慢慢放在头上,一动不动,“服从——”他清楚地回答到。
——某一天,终将到来。

贝吉塔轻轻地笑了,把一个合金的腰带扣在格罗博士身上,“转过来吧,不用太紧张——”贝吉塔说。

格罗博士转过身,看着贝吉塔,轻轻叹息:“你是七人目?”——和我想的不一样。

贝吉塔没有回答,忽然,他大笑起来,
大厦顶楼天台上的实验室里,只有贝吉塔和格罗博士,笑声回荡在空旷的实验室里的那些回声听起来有些许的疯狂——
“我是圣诞老人。”
贝吉塔忽然敛住笑,一本正经地说。

这个实验室看起来有几百坪大小,天花板有7、8米高——四周的墙里嵌着很多彼此连接的巨大的合金机械,上面布满橡胶管路,表面镶着许多形状各异的玻璃器皿、容器——
墙壁上各种时时闪动的信号灯、液晶屏、发光二极管把整个屋子装饰成一只巨大的、光怪陆离的现代工业怪兽——

贝吉塔领着格罗博士从实验室里出来,一起走到大厦西北角上,朝下看了看——然后把一个S形的挂钩固定在墙上,之后拿出一个精致的、看起来像是弩箭的东西——
贝吉塔把这个东西举到面前,略微瞄了一下,钩动扳机——一听声音类似子弹出膛一般的巨响——然后什么东西带着一根很细的钢索飞向大厦西北角的一栋小楼屋顶——那个屋顶上点着一对红色的小灯,仿佛是从地狱中探出头来,贪婪地窥视人间的恶魔那鲜红的双眼——射出去的东西直接击中那个小红灯中的一个,几秒钟以后,另一盏颜色变为清澈的绿色——钢丝一点点绷紧——贝吉塔把这个合金的小弩箭挂在S钩的一端,然后把格罗博士抓住,把他的腰带上什么东西扳起来,挂在钢丝上,又扣好——

“圣诞快乐。”格罗博士微笑着对贝吉塔说道。

贝吉塔拎着格罗博士,没有看他,面无表情,格罗博士没有等到自己的想要的回应——

贝吉塔轻轻松开手,格罗博士轻轻地滑落下去,速度并不快——腰带间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圣诞快乐——”

格罗博士到达地面之前听到了这句话,但他却清楚那不是说给自己的。
其实,连贝吉塔也不知道,这句话属于谁……

…………
…………

贝吉塔回到地面,拖着AWP和已经差不多空了的旅行包,走向自己的跑车——

忽然,贝吉塔身体微微一震,接着,口中便不受控制地喷出一口鲜血——
贝吉塔艰难地喘息了一下——对着不远处的庞然大物开了一枪——
AWP的枪声在夜幕中格外清脆——

不远处一辆装甲战车——因为炮管炸膛开始熊熊燃烧,因为炮管里嵌入了一颗7.62NATO子弹……

贝吉塔胸口的血喷射出来的的形状并不比被他杀死的那些人美观——而且伴随着每一次心脏的搏动而更加肆意地凶猛飞溅……
无声无息地倒下去,但贝吉塔那已经目击自己死亡的瞳孔,却依然折射着一缕被内心遗失在眉目间的冷笑——

——这一次……
——我死了……
——你……

…………
…………

——假如你死了,
——你要有用尸体向我忏悔的觉悟……

正在这样想的,究竟是谁?

以父之名 作词:黃俊郎

微凉的晨露/沾湿黑礼服/石板路有雾/父在低诉/无奈的觉悟只能更残酷/一切都为了通往圣堂的路/吹不散的雾隐没了意图/谁轻柔踱步停住/还来不及哭穿过的子弹/就带走温度/我们每个人都有罪犯着不同的罪/我能决定谁对谁又该要沈睡/争论不能解决在永无止境的夜/关掉你的嘴唯一的恩惠/挡在前面的人都有罪/后悔也无路可退以父之名判决/那感觉没有适合字/就像边笑边掉泪凝视着完全的黑/阻挡悲剧蔓延的悲剧会让我沈醉/低头亲吻我的左手/换取被宽恕的承诺/老旧管风琴在角落/一直一直一直伴奏/黑色帘幕被风吹动阳光无言的穿透/洒向那群被我驯服后的兽/沉默的喊叫沉默的喊叫/孤单开始发酵不停对着我嘲笑/回忆逐渐延烧/曾经纯真的画面残忍的温柔出现/脆弱时间到我们一起来祷告/仁慈的父我已坠入/看不见罪的国度/请原谅我的自负/没人能说没人可说好难承受/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仁慈的父我已坠入/看不见罪的国度/请原谅我的自负/刻着一道孤独/仁慈的父我已坠入/看不见罪的国度/请原谅我的自负/没人能说没人可说好难承受/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闭上双眼我又看见/那斑驳的家徽我擦拭了一夜/当年那梦的画面/孤独的光辉我才懂的感觉/天空是濛濛的雾/烛光不不停的摇晃/猫头鹰在窗棂上对着远方眺望/父亲牵着我的双手轻轻走过/通向大厅的长廊一样/说不出的沧桑/清晨那安安静静的石板路/没有喧嚣只有宁静围绕/我慢慢睡着天刚刚破晓/

【To Be Continued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_^
 
◇缄口 默◇
加载中请稍后^_^
 
◇可知 何◇
加载中请稍后^_^
 
◇不见 框◇
加载中请稍后^_^
 
◇无声 肋◇
加载中请稍后^_^
 
◇危言 风◇
加载中请稍后^_^
 
◇他来 歌◇
加载中请稍后^_^
 
◇心恙 讽◇
 
◇所求 为◇
 
◇为人 我◇
加载中请稍后^_^
 
◇景三 影◇
 
◇只读 礼◇
加载中请稍后^_^


 
版权所有 加载中请稍后^_^ © 2007-20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