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 沙◇
加载中请稍后^_^
 
【墓前无碑】第八集 〖浮冰失堕〗
guguo 发表于 2009-4-16 17:29:00

第八集 〖浮冰失堕〗 主题曲:我爱你

1988年12月25日

其实,孙悟空开着车回到幽灵岛的地下车库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贝吉塔的跑车上有一条醒目的鲜红色,连接地面——
那块鲜红的颜色以一种匍匐的姿态一路指向他们的温室——孙悟空把车停下来,走到后座来看看布尔玛,
空气中尚且残留着浓重的血腥味,即使没有看到,她又怎么可能会注意不到——

但布尔玛只是轻松地笑笑,“——你进去吧,至少,今天我不会死的。”

孙悟空探身把暖风开关扳到最大,看了一眼在后座上慢慢把自己蜷缩起来的布尔玛,把外衣脱下来,把布尔玛裹成粽子的形状,笑道,“说不定他儿子的生日倒是他的忌日呢——”。
不知道为什么,孙悟空的笑落在布尔玛眼里的那部分有些落寞。

布尔玛立刻摆出一个美观俏皮的微笑回敬给孙悟空——
“——如果你敢告诉他这件事,那么今天至少是你的忌日。”

孙悟空很领情地笑笑,布尔玛再次确认自己感觉到了落寞,故意用衣服蒙住脸,假装要睡觉了。

孙悟空抬手把布尔玛脸上盖的外衣拽下来,把几颗‘虹’塞进她嘴里,又重新帮她盖好,然后静静地盯着她,
布尔玛看着孙悟空,犹豫了一下,但是终究没敢把嘴里的‘虹’吐出来,老实地咽下去,然后真的睡着了——
…………
…………

于是孙悟空沿着车道向温室方向跑——
一路毫不间断的浓重血迹,再一次证实了这一次献出血来制造这些痕迹的人肯定不仅仅是被贝吉塔杀死的那些。

令贝吉塔无法站着回来的伤——
孙悟空没有笑,但也没有不安,没有焦虑——只是——必须看到他,马上。
——不管是他,还是他的尸体。

幸好,温室的玻璃门靠近地面上有一些凌乱的血迹——孙悟空用力推门进去——
一片寂静。
大理石的地面上一道怵目惊心的红色痕迹——
指向贝吉塔平时睡觉的那堆绸缎——

孙悟空奔上去,发现贝吉塔躺在里面,看着他,
——还活着,
看着贝吉塔的表情,那是没有等候过谁的表情,也没有在等候谁的表情。
他甚至没有按住左胸上的那个伤口,而那个伤口,似乎也没有血可以继续流了——
看贝吉塔的瞳孔,是过量服用了‘虹’之后的轻微扩散……

孙悟空敏捷地从茶几下面拽出急救箱,然后蹲下,半扶起贝吉塔,笑道,“贝吉塔,你也有今天——”
突然发现自己又有了揶揄他的心情,“什么枪的伤啊?——”
一边说着,一边轻巧地用剪刀剪开贝吉塔身上被血浸透的上衣——很轻地揭起来——

伤。
猝不及防。

只是看一眼,孙悟空脸上的笑意便彻底消失——
但是下一秒,甚至无需思考,马上就明白贝吉塔的意图,无法压抑愤怒……

孙悟空确认自己决不会看错任何现代军工枪械造成的伤口——假如有伤口的话。

火器贯通伤。
左胸透入,右后心穿出,微有灼伤。
内部脏器损伤程度未知——
——可想而知。
大量出血,普通人的话会很快进入失血性休克然后安全无害地离开这个世界,无需救治。
——无法救治。

幸运的是,贝吉塔不是普通人。
不幸的是,贝吉塔失血到死也不可能进入失血性休克,所以永远没机会无意识地躲过孙悟空的暴怒。

在被大片鲜血濡湿的丝绸上,贝吉塔静静地和孙悟空对视,没有流露出任何濒死者应有的行动和表情——甚至那嘴角还挂着一丝轻蔑的微笑,仿佛这个恐怖的伤口和自己毫不相干——
——唯有嘲笑孙悟空泄漏的自己的机密。

伤口来源:现代主战坦克“红翼”专用次口径超速脱壳穿甲弹,C国研发,曾在战争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弹头分为弹托和弹芯两个部分,用轻质材料制作弹托,弹托承受火药气体的推力,带动弹体前进,炮弹出膛后弹托脱落,弹芯继续飞行,弹芯直径23mm,弹芯长径比23.5,弹芯速度1800m/s——
——装甲车的克星。
穿甲弹通常使用高密度、高强度、高韧性的贫铀合金做弹芯,可以轻易打穿20公分厚度的钨合金复合装甲——
——如果打中贝吉塔的这枚不是次口径超速脱壳穿甲弹,而是针对舰艇和装甲工事的被帽穿甲弹甚至是破甲弹,那么现在最大的那一块儿贝吉塔的直径也绝对不会超过5公分。

孙悟空停下来看着贝吉塔,没有说话。
但是注视贝吉塔的目光很明确地提出一个严肃的问题——
贝吉塔,你怎么会被这种东西正面打中?!

贝吉塔抬起头,微笑,迎视着孙悟空的目光忽然有些飘忽,无法成像的视网膜仍然清澈——
沒有理由。

——所谓公平,即是——
——假如我为了留恋你的存在而放弃了自我毁灭的机会,
——那么,我为了活着而承受的一切痛苦都理应由你承担。
——除此之外,我的死活,
——都与你无关……

无需回答也可以最大限度的让孙悟空理解贝吉塔的意图,
从看到那个伤的一瞬间,一切都很明了。

孙悟空想了想,把手上的剪刀丢回急救箱里,把箱子推回原处,紧紧地逼视着贝吉塔——他手上沾着的——贝吉塔的鲜血——已经不再温暖——
于是孙悟空笑了,突然开口:“我是不是该抓紧时间?趁着你还能用——”

贝吉塔没有回应——因为他现在真的动不了——但他脸上却泛起一丝不可思议的天真,他仍用不能聚焦的空洞的眼盯着孙悟空,也笑了:
“跪下求我,至少再多活五分钟——”

也许是回避和这个目光继续僵持,孙悟空俯下身,真的跪了下去——
贝吉塔脸色苍白的脸上泛上一层诡异的灰色,瞪大了眼睛,妄图用模糊的视线捕捉孙悟空的动作——遗憾的是,即便看得到,他动不了。
但是贝吉塔很快意识到孙悟空俯下身的真正意图——
——在自己皮肤上划过的那双手,有着熟悉的触感,上面沾着自己的血,有温热粘湿的触觉,以及,
——暴虐的力量。

孙悟空再次附过头来和贝吉塔的视线相对的时候,眼里已经多了几分近似狰狞的残忍——
他捏住贝吉塔的肩头的那只手很用力,但他的声音却很温润,语气也很平和——
“不必下跪,但必须求我允许你多活5分钟——”
——否则——你马上就会死。

贝吉塔的身体无法抑制地颤抖了一下,但他没有说话。
因为,贝吉塔很清楚,当孙悟空处于这种状况的时候,无论自己说不说什么话还是做不做什么反应,自己的结果,或者说下场,都是一样的。
但贝吉塔是拿不准自己这次是不是真的会死。

于是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
——卡卡罗特。

犹如魔咒。
脑海中出现的那个知觉仍是:贯通。伤——
此刻却是来源于眼前这个男人。

所有的痛感混成一个知觉,但是贝吉塔既没有发出声音,也没有挣扎——

孙悟空呼出一口气,低下头,问贝吉塔,“痛苦吗?”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得到回应,但他还是继续说下去:“相信我,死的感觉不会比这更美好,还是说——”他把嘴凑到贝吉塔面颊边,呼吸一般缓慢但清晰地逐字逐字说道:“这样死你才不会痛苦?”
——既然你想用自己的死来刺探他人的心意,那么这就是你应得的报应!
——知趣地闭上嘴还算你聪明!
——如果你敢还口或者辩驳,哪怕一声儿——
——那么这次,绝不单单是会招致我对你的嘲笑和蔑视,
——我真的会亲手杀掉你……

很长一段时间里,孙悟空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看着贝吉塔的眼睛,直到那里面的冷静的光芒渐渐被沉沦抹去——虽然死咬的唇间毫不放出一丝声音作为痛楚的证据,但那目光却开始涣散。

“无论面对喜悦还是悲伤,快乐抑或痛苦,贝吉塔,你永远是不动声色,用冷凝的面容嘲讽的姿态静静地注视——那眼里只有空洞的清澈——唯一能让我感觉到你存在的——”孙悟空的内心忽然升起些许悲哀,“只有看到你在我的力量中崩溃的样子,以及——你隐忍的姿态——我喜欢你迷乱的神情,这让我很安心——”

——让我知道你还活着……

被‘虹’抑制的伤口在剧烈的震颤中再次涌出鲜血,贝吉塔被迫仰着头,绝望地喘息——他的眼神早已死亡般地空无一物——
孙悟空的脸上没有笑容,只是极尽狂暴地消耗着自己的所有力量,把一次原本应当定义为“娱乐身心的公益事业”的愉快活动,拉长成一场无尽的折磨……

——如果你那么想知道你死了我会怎么样,
——那就去死一次看看啊!

…………
…………

贝吉塔醒来的时候,伤口已经没有感觉了,并且胸前密密地缠满了绷带。
布尔玛缩在她平时睡觉的沙发上,身上披着毯子,手里捧着她的圣物——红白游戏机的手柄——电视机上马里奥的游戏背景音乐单调而吵闹。
孙悟空坐在茶几旁边的藤椅上,削着一只苹果,“布尔玛,三周了——你确定你现在还是不能下地活动吗?”

“当然了——”,布尔玛只管盯着电视,身体还不时紧张地随着电视画面上马里奥跳动方向抽动,心不在焉地回答,“下面三个星期的任务也拜托你了——”

“布——尔——玛——”孙悟空字字拖着长音,一脸杀气地瞪住布尔玛——被瞪住的当事人却毫不理会,完全没有任何危机意识的样子——孙悟空充满挫败感地摇摇头,下意识往贝吉塔躺的地方看了一眼——四目相对——看到贝吉塔已经醒了,笑道,“好久不见,贝吉塔,你这一觉睡得久——足有仨星期,你——”

“哇哈——”布尔玛响亮的欢呼声打断了孙悟空的话,电视画面上伟大的马里奥成功降下城堡的骷髅旗——孙悟空乘机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布尔玛,布尔玛双手握着游戏手柄,只用左手的食指和拇指捏着苹果,举到嘴边,慢慢啃着——目光未离开电视屏幕,嘴上说,“早啊,贝吉塔,如果饿了的话这里有新买的蛋挞——不过只能给你吃一个——哎你递给他——”布尔玛用脚趾把茶几上的蛋挞盒子向前推了一下。

孙悟空捏起其中一个,拿过来走到贝吉塔躺着的地方,蹲下,递给他——

贝吉塔伸手接了过来,与孙悟空目光相对。

温室里没有人说话。
因为每个人一直想知道的事情,都已经有了答案……

——地狱里,有一类恶魔,他们拥有不死之身,即使被钢的锲子钉上十字架也不会死;即使被银制的子弹贯穿心脏也不会死;即使全身的血液流干也不会死——
——他们永远不会死——
——除了,被同类捕杀……

——但是,这个世界上,也有一群人。
——他们每时每刻都在追寻着自我的毁灭,这会带给他人毁灭,结果反而令他们自己丧失了被毁灭的机会,
——然后,在冰冷彻骨的失望中,
——他们疯狂地彼此报复……

我爱你 演唱:王菲 作词:肖玮
多简单/爱情/像就做完的梦/清楚/模糊/多简单/像第一次问你爱不爱/你说/爱/爱/多美丽/回答/它轻轻的掠过/不愿落下/这一些热的烈的情/和苍白的浮冰/多无影/啊/散/散落/那些忽而现/又有时隐而不见的飞/啊/散落/那些抓也抓不住的/才是真的/多简单/爱情/它轻轻的掠过/不愿意落下/这一些热的烈的情/都无影/啊/多透明/啊/散/散落/那些忽而现/又有时隐而不见的飞/啊/散落/那些忽而亮/转而模糊/隐隐约约飘落/啊/散/散落/那些忽而现/又有时隐而不见的坠/啊/散落

【To Be Continued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_^
 
◇缄口 默◇
加载中请稍后^_^
 
◇可知 何◇
加载中请稍后^_^
 
◇不见 框◇
加载中请稍后^_^
 
◇无声 肋◇
加载中请稍后^_^
 
◇危言 风◇
加载中请稍后^_^
 
◇他来 歌◇
加载中请稍后^_^
 
◇心恙 讽◇
 
◇所求 为◇
 
◇为人 我◇
加载中请稍后^_^
 
◇景三 影◇
 
◇只读 礼◇
加载中请稍后^_^


 
版权所有 加载中请稍后^_^ © 2007-20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