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 沙◇
加载中请稍后^_^
 
【墓前无碑】第十集 〖壁橱有个秘密〗
guguo 发表于 2009-8-26 11:04:00

第十集 〖壁橱有个秘密〗 主题曲:百年孤寂

1999年9月5日

大实验室的窗子被深红色的帘幕遮蔽,一束光透进正在播放幻灯片的阴暗大厅。
悟饭坐在大实验室的最后一排,有些心不在焉,他宁可看着被这束光现形的灰尘混乱地凌乱地飞舞,也不愿意看他面前的那只深绿色的两栖动物——
——正在为了逃出一个盖了培养皿的小烧杯而作着反复尝试——

隔壁桌的声音异常清晰地落入耳中——

是啊,可怜的青蛙……
——笑里带着轻蔑,而非同情。

不,是可怜的试验品……
——轻蔑里带着笑,带着来自物种的绝优越感。

要不要烤烤看?……
——儿童式的、受好奇心驱使的残虐心理。

悟饭转过头,瞪住旁边桌的那两人男生,带着些许愠怒。

而这两人察觉到了悟饭并不友善的目光,转过头来,声音并不大,但足以让悟饭听清楚:“看什么啊,白痴——”

悟饭别过头,没有理会,但那两个男生却放弃了谋害这只青蛙,只是彼此凑近窃窃私语。

悟饭继续去看那些灰尘,越是努力研究它们的飞行轨迹,心里越是厌恶。

——直到下课铃声响起,
悟饭站起来,默默地收拾书包。

猛然间,
一个玻璃制品翻到在自己桌上,滚动,酒精气味的液体流得满桌都是——
下一秒,一小块什么东西落上悟饭的桌面,一阵轻微白烟,随即整个桌子呼地腾起黄蓝色的火焰——
悟饭下意识地向后躲闪,旁边的男生故意拖着长声儿,幸灾乐祸地大喊,“悟饭弄倒酒精灯啊——失火啦——”

一阵喧闹,猝然在眼前腾起了火焰——
悟饭想要躲开,却发现自己猛然置身于一个熊熊燃烧的熔炉之中,无法躲闪,满眼中只有奔腾的烈焰——脑海中忽然闪过凄厉万分的一声女人的尖叫——声嘶力竭——
……悟饭……
遥远,又陌生……
没由来地,悟饭倒了下去,失去了意识。

比迪丽尖叫着从座位上冲过来,用力拖住悟饭向旁边拽,其他同学也匆忙围拢过来,悟饭旁边的两个男生则乐在其中地看着其他同学七手八脚地用几个泡沫灭火器朝悟饭和他的桌子喷。

并不严重的小火灾事故,少量痕迹很快被值日生轻松地抹去。

但是,事故的唯一受害者,悟饭——在事故制造者的嘲笑声中被抬到的医务室。
除了获得了比迪丽担忧的目光之外,悟饭之前获得的“白痴”这一外号前面又被添加了“脓包”这个定语,在同学中间广为流传。

火光,蔓延无际——

…………
…………

睁开眼,看到的是比迪丽,“悟饭——”
悟饭努力把自己支起来,“比,迪丽——”,头很痛,意识仿佛有些涣散。

“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哪儿疼——”比迪丽看了一眼校医加林,“加林医生说,没有表皮烧伤,也没有吸入性损害——肯定是那两个家伙故意丢过来的酒精灯——”比迪丽急急忙忙的补充,“悟饭,我一定帮你报仇——”她低下头小声在悟饭耳边说道。

“抱歉——我没事——”悟饭很窘迫地从保健室的检查台上翻身下来,“算了,”他对比迪丽说道,又转头——向校医加林歉意而诚恳的一笑,“谢谢您,我没事了——”

校医加林对悟饭回报了一个宽慰的笑容——“你非常健康,不过肯定吓得不轻,回家稍微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他狡黠地对悟饭挤了挤眼睛,“我可以帮你写一张假条——”

“不,不用了——”悟饭急忙想要谢绝,但是,比迪丽更大声地盖过了悟饭的拒绝——
“谢谢您,我会负责送悟饭回家的!”她还信誓旦旦地保证道,随即扯着悟饭从保健室奔出来——
一路揪着悟饭走到校门口,“悟饭,你回家吧,或者——”比迪丽咬了咬嘴唇,“我真的可以送你回家——”

“不用了——”
悟饭立刻大声回答,神情里流露出一丝不自然的惶恐。

“嗯——”比迪丽的脸刷地变红了,“我当然知道自己并不那么受欢迎——那么,我送你到公交车上。”

悟饭的脸也马上红了起来——他嗫嗫嚅嚅地说道:“不是的——”停了几秒,悟饭长出了一口气,“我很高兴比迪丽送我回家的——”

比迪丽顽皮地笑了,她很高兴地把悟饭的反应看成是15岁少年应有的羞赧,她一直觉得自己在心理上比悟饭老成很多——而且她很高兴自己可以保持这种精神上的优越性——
于是她走上来亲热地挽住悟饭的胳膊,“悟饭你一个人住啊?——”

“嗯”

“在哪?”

“圣堂区神殿路302号——”悟饭回答。

“嗯?那是个老古董街区吧——”比迪丽马上接口说道,然后感到这样鲁莽的评论似有点不妥,“不过我也很久没去那边了,现在怎样?——”她急忙补充道。

“嗯,我住一栋半废弃的办公楼,大概在等着动迁——所以几乎不用付房租——”悟饭小声回答,努力不让自己看起来有些局促。

“哦——”比迪丽倒是满不在乎地答应,“要是房租有问题,我家可以借一套房子给你,房租超低哦——”她朝悟饭挤挤眼。

悟饭点点头,和比迪丽一起挤上公车。

…………
…………

“就是这里——”悟饭抬眼看了看比迪丽,后者在好奇地上下左右地打量这栋老楼房——眼里却几乎有些惊奇的喜悦——被爬山虎密密覆盖的斑驳的棕色墙壁,腐朽狭窄的窗棂上嵌着灰暗的小块玻璃——正在幽森地向下俯视。

“好有趣哦,像个古堡——”比迪丽看了悟饭,吐了一下舌头,“我是说,有现代设备,比如供水供电煤气宽带之类吗?”

“水电都有的,不过煤气似乎因为管道都已经年久堵塞——已经停了,我倒觉得这样安全一点——宽带之类,我不用的——嗯,比迪丽——”悟饭抓抓头,“谢谢你送我回来——”他接着就歉意地笑笑。

“嗯——”比迪丽明白自己似乎应该走了,不过她还是固执地挽着悟饭的手,隔了一会,她温柔但强势地问道:
“悟饭我能进去喝杯水吗——”

明知是藉口,却不能被拒绝。

悟饭短暂地怔了一两秒,很快地,他脸上终究还是绽开一个爽朗的微笑,“当然——”

悟饭领着比迪丽进入宽敞但阴郁的楼梯间,大理石楼梯,但有很多处破损,带着被岁月磨蚀过的痕迹,裸露出里面的灰色水泥——木质的楼梯扶手上棕色的漆早已经成片剥落,只留下一些不规则的斑纹,不知道为什么,比迪丽想起了生物试验室玻璃橱窗里放置的蟒蛇标本。

一直上到五楼,沿着西侧走廊向前走,夕阳从走廊尽头的小窗子射进来,照在陈旧暗淡的大理石地面上的光斑看上去很格外温暖,悟饭领着比迪丽来到最后一扇门前,略微停顿了一下,才伸手轻轻一推,门无声无息地开了——比迪丽知道了悟饭一定是住在这个房间里——因为除了这扇门——比迪丽注意到其他的门轴上大多布满锈迹,而只有这一扇门轴,锈迹上有油的痕迹——

几乎是空无一物的房间,看上去出奇的宽敞,也许是因为几乎不会有人用办公室做卧室吧。
一张看上去比较完整的写字台,前面有把木头椅子——都很旧的,摆在一扇窗边,上面一个很高很细的头部很小的台灯——窗外,几片爬山虎的叶子肆无忌惮地从窗口爬过来——在风中微微地摇晃。
靠左墙摆着一张白色的单人床,看得出蛮干净的,但是被浸润在灰暗的色调中,靠右墙立着一排非常高大的壁橱,显然也是办公文卷柜改造成的壁橱——旁边的角落有几只纸箱,堆得相当整齐。

悟饭向四周看看,将书桌前的木头椅子搬了过来,向比迪丽歉意地笑笑,“没有坐的地方,抱歉——”
又转身去角落的纸箱里拿了一瓶纯净水,递给比迪丽——

比迪丽小心地拧开,刻意地喝了一口,然后用双手捧着,好奇地四周打量,“那,悟饭你吃什么啊?——”她饶有兴趣地问道。

“嗯,有时叫外卖,或者去附近超市买点即食袋装食品——”悟饭坦然地微笑,“市里有一个援助孤儿生活的基金会——虽然不多,但我想足够了——”悟饭又抓抓头,自嘲地一笑。

“呵——”比迪丽下意识隐藏了一下自己悲悯的情绪,“悟饭,我想我父亲一定很欢迎你来我家吃饭的,你要是喜欢意大利风味的通心粉就更好了——我家的厨师做的当然比超市的好吃多了——”诚恳到令人不会怀疑有炫耀成分的邀请。

悟饭领情地笑,“谢谢你,比迪丽,有空我一定会去的——”

“嗯——”比迪丽答应了一句,便好奇地站起来四处张望,慢慢走到窗边,手指轻轻拂过粗糙的桌面。
然后,她又走到壁橱边,看了看,指尖轻轻抚摸同样质地的木质柜门,它们仿佛经历的久远的年代——

整个房间和里面的所有东西,都透着灰暗破旧的气息——
突然——

“比迪丽——”悟饭忽然急促地叫她的名字。

比迪丽忙转回头看他,悟饭似乎有几分急切地,向前跨了两步,走到她面前,向她伸出手——眼里闪烁着热情的光芒——
“来,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比迪丽甜甜地一笑,仍是不善于表达的小男生呢——
于是把手伸出来让悟饭拉着,悟饭牵着比迪丽的手来到旁边一扇门前,看得出,这也是一扇经常被打开的门——里面有一段十分简陋且狭窄且陡峭的水泥楼梯——通向上面——
比迪丽笑了,“——去屋顶?——”

悟饭点点头,先登上了楼梯,然后转身来试图拉起比迪丽的手——“当心!很陡——”

比迪丽轻松地笑笑,没有伸手,“没问题,别忘了我是警长女儿……”

悟饭似乎也轻松下来,回过身,上到顶部,把尽头的一扇只有半人高的小门打开,跳了出去,又向里面探回身,对比迪丽说道——“上来吧——”

比迪丽跳着跑上来,轻盈地钻过小小的窄门——

“悟饭,啊——天啊——”

满眼蔷薇,突如其来的场景变换——
如同魔术画卷般的布景,奇迹般展现在眼前,散发浓郁蔷薇芬芳的艳丽花园——
宝石蓝的天空,沉入地平线下的夕阳——
被金色夕照的光芒勾勒边缘的花朵——眩目的红,烟花一般散漫——

整个天台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巨大的蔷薇花园,青色的空心砖堆砌成错落的花圃,里面铺满黑褐色的花土,一条蜿蜒迂回的水泥小路贯穿期间——
茂盛得不可思议的巨大的直立蔷薇密密地连成一片让人迷失的幻境——

“天哪悟饭——”比迪丽捂住自己的嘴,再次惊叫了一声。

悟饭微笑着陪在她旁边,慢慢地走着,“是呀,真美。”他说,看着那些花,眼里闪过几丝过分沉迷的光芒。

比迪丽慢慢地走着,惊叹地看着这些花——
但是看了一会儿,“悟饭——”
比迪丽眼里忽然有了些许怜悯,“你真是一个寂寞的人——寂寞,又温柔……”

悟饭惊愕,“为什么?”

“这些花——是你在修剪?”比迪丽转了头,侧目看着悟饭。

“是……”悟饭低下头,回答。

“每一个枝条的走向、切口的形状、刀锋的入点都几乎是不差分毫的一致——”比迪丽轻轻抚摸那个枝条上的切口,“用的是嫁接刀对么?”

“对……”悟饭不敢看比迪丽,于是也去看那个枝条。

“悟饭,现在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参加任何课后的社团——你所有的休息时间一定都在一直一直不停修剪这些枝条——
如果不是因为太爱……
那么……就一定是因为太寂寞……”比迪丽低声说道。

“太……”
悟饭忽然产生了一种痛心疾首的错觉,“寂寞……么?……”强烈的自责和愧疚使悟饭不能自持地蹲了下去,他用力按住自己的胸口,试图让心安宁——

“我不喜欢这样,悟饭——”但比迪丽继续查看着蔷薇的枝条,并没有注意到悟饭的异常——
“让生命按照某个人的意图去生长,成为人们需要的那种姿态是不对的——”
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悟饭突然无声无息地抱住了她。
比迪丽也在小小的惊愕之后温顺地轻轻抱住悟饭。

好一会儿“错的,是么?”悟饭问。

“什么?剪枝吗——手法倒是蛮专业的,只不过我觉得——”比迪丽咬了咬嘴唇,拿不准是不是应该说。

“不!”悟饭把比迪丽从怀中轻轻地扳出来,“——扭曲生命的姿态!”悟饭看着她的眼睛,急促地大声叫道,“那是罪恶,对不对?”

比迪丽被悟饭突如其来的——
隐藏着愤怒意味的狂热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没那么严重吧,我只是说——”

“——是罪恶!”悟饭自己吼道,似乎比迪丽即将作出的任何回答都不能令他满意。

“悟饭?——”比迪丽轻轻喊着悟饭的名字,试图沉入他的内心,去善意地窥测他想要表达的痛苦,以及来源——
一会儿,悟饭错开眼神,别开头,“——抱歉比迪丽,我的头有点痛——”

善意的驱赶,却不能被忽视。

比迪丽乖巧地点点头,“我们下去吧”

…………
…………

站在悟饭居住的旧大楼门口,比迪丽轻轻抱了一下悟饭,“你好好休息——过几天来我家吃通心粉哦——”说完她跳着跑了。

悟饭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街口,然后轻轻叹息。
返回自己5楼西侧的卧室,对着壁橱,悟饭突然似乎站立不稳一般瘫倒,然后跪坐在那个高大的——
——棺柩一般的壁橱前面。

壁橱的门忽然无声无息的打开——
一个高大的身影慢慢地从阴暗的壁橱中解析剥离出来……

——对不起,
——短笛叔叔,
——真的……
——寂寞吗?……

百年孤寂 作词:林夕

心/属於你的/我借来寄托/却变成我的心魔/你/属於谁的/我刚好经过/却带来潮起潮落/都是因为一路上/一路上/大雨曾经滂沱/证明你有来过/可是当我闭上眼/再睁开眼/只看见沙漠/哪里有甚麽骆驼/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没甚麽执着/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本来没因果/一百年後没有你也没有我/风/属於天的/我借来吹吹/却吹起人间烟火/天/属於谁的/我借来欣赏/却看到你的轮廓/

【To Be Continued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_^
 
◇缄口 默◇
加载中请稍后^_^
 
◇可知 何◇
加载中请稍后^_^
 
◇不见 框◇
加载中请稍后^_^
 
◇无声 肋◇
加载中请稍后^_^
 
◇危言 风◇
加载中请稍后^_^
 
◇他来 歌◇
加载中请稍后^_^
 
◇心恙 讽◇
 
◇所求 为◇
 
◇为人 我◇
加载中请稍后^_^
 
◇景三 影◇
 
◇只读 礼◇
加载中请稍后^_^


 
版权所有 加载中请稍后^_^ © 2007-200*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