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 沙◇
加载中请稍后^_^
 
【墓前无碑】第十一集 〖秘密有个秘密〗
guguo 发表于 2009-8-26 11:20:00


第十一集 〖秘密有个秘密〗 主题曲:萤火虫
http://www.haoting.com/htmusic/29421ht.htm

1999年12月23日

‘嚓——’轻微的声响,一段枝条应声落了下来,短笛把断落的花枝捏在手中—


短笛微笑,真是练习的好方法——

仅仅……是练习……

楼下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准确地说应该是跑步声,而且急切,一直跑到通

往天台的楼梯旁才停下来,然后改成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行走——
步伐里带出着几分因歉疚而产生的踟躇——

很快,屋顶的小门被无声无息地推开——
悟饭的声音里有些许气喘,但似乎看到的人影让他很安心,他轻轻咳了一下。
短笛没有回头,转而开始修剪第二根枝条。
“短笛叔叔,我回来了——”悟饭声音不大,但很清晰。

短笛刻意放下手中的嫁接刀,才转过身来,微笑,点点头。

悟饭走到短笛身边,仰视他,“抱歉,我不知道比迪丽家里有那么多东西要准备

——花了好长时间。”

短笛再次微笑,“比迪丽没有邀请你参加他们家的圣诞晚宴么——据她所知,你

应该是一个人住的——她不可能会让你一个人冷清地在这里过圣诞节——”
话里不带一丝怨忿。
真的,竟然真的,一点儿也没有,甚至还含有些许鼓励的意味。

但在悟饭听来微微有些残酷——
悟饭咬了咬牙,“短笛叔叔——”自己开始怨忿起来,“我——”

“我知道你很想留下来陪我过圣诞节——”短笛很体贴地接口说道,“我很领情

悟饭,但是——”短笛轻蔑地一笑,“我又不需要过什么圣诞节——而且,在她

那小鬼面前是很难找到藉口拒绝的,并且悟饭,我也很希望你能——”

“——我已、经、拒、绝、了比迪丽的邀请!”悟饭冷冰冰地强调道——声调里

已经带着相当于‘住口’意味的情绪,行为上也几乎有几分礼貌缺失。

短笛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继续微笑着看着有点儿发怒的悟饭。

悟饭扬起头,眼里闪过一丝犹豫,“短笛叔叔——”
——话在嘴边,
——仍难出口。

短笛歪了头,笑,这个孩子,要么被感动,要么被激怒——只有这样,才能……
——打破现状。
短笛轻轻把眼睛闭上,几秒后——
“悟饭,你应该多和同龄的朋友们在一起——”
再次睁开眼,似笑非笑地盯住悟饭——

果然,果、然——彻底生气了——

悟饭怒冲冲地向前跨了一步,“我不需要什么正常的朋友什么女朋友短笛叔叔!

短笛揶揄地浅笑着,“我有说过这个话题么悟饭?——”

“短笛叔叔!”悟饭更加气势汹汹地又向前跨了一步,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失言

——平时他总是小心地避免这类用语的——
比如——‘试验品’、
再比如——‘正常人’
“我4岁就可以骗过啤梨加的外卖贩送员自己打电话订夏威夷套餐!5岁就可以

自己签收邮购寄卖商的产品目录——”悟饭一脸怨尤地大声说道,像是在争辩一

个短笛一直有意忽视或一直故意曲解的事实——
“现在我已经15岁了,我可以做的事情比以前要多得多,你——”悟饭微微顿

了一顿,似乎还没想好拿什么来举例说明自己的能力范围的确有了长足的进步—


“你、”悟饭粗声粗气地喘了几口气,尽量把声音柔和了几分, “你明白么短笛

叔叔——”然后他用期待的目光望着短笛——
“我只是想好好照顾你,短笛叔叔——不让那些该死的家伙找到你。”

“可我也不愿意让你卷入任何危险的事件里——”短笛微笑着,同时优雅地抛出

压死悟饭理性神经系统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已经长大了悟饭,你应该找个女朋友,过正常人的生活,别再和我扯上关系

——”

伴随着短笛口中吐出最后一个音节,悟饭人已经扑上来——
他捏着短笛肩头,把短笛按倒在地——

短笛的冰冷的皮肤微微抽动了一下。

悟饭侵略性地冷笑,用指尖慢慢抚摸着短笛的肩头——有那么一霎那,短笛觉得

自己在那孩子的眼中看到了某种似曾相识的血统——

短笛的皮肤,是绿色的,而且纹理奇特,幽深的绿——摸上去的触感——像是冰

冻过的黑布林,光滑,然而没有温度。
悟饭短暂地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将自己的唇慢慢凑上去——

…………
…………

曾经有那么一瞬间,
悟饭明确地感觉到了强烈心理落差的来源并不是差异化的体质和相去甚远的体表

温度——
仿佛虚无中有一个巨大而荒谬的悖论阴影一般横亘在二人之间——
触摸冰的身体,释放火的幻觉,不由得一同颤栗——
悟饭急促的喘息和拼命压抑的叫喊混杂在零星的单音节呻吟中——
让人不敢多想一秒过去和未来。
——脑海中出现某些鞘翅目生物的求偶仪式,
——洁净的水边,纯粹的绿地,20秒的闪光和20秒的等待;
——接踵而来的快乐、纵欲、以及灭亡,

一如共同游弋的萤光……
一切都带给我一种疏离寂寞的死亡姿态……

——短笛叔叔,
——假如可以,我会是你不再寂寞的原因吗?
——还是说因为我的存在,你会更寂寞?
——又或根本上——
——那个无法抑制寂寞的人,其实是我?

不想被看到的泪水,从悟饭的指间滚落,
在眼前形成雾气般氤氲的薄膜——用来隔离交欢时对那人痛楚的形象有着刻骨恐

惧的人的视线,果然再适合不过。

水雾纯净狂野的臆想,
萤光飘忽乱舞的幻象,
在寂静的蔷薇覆盖的空中花园里彼此摩擦,释放出幽微的磷光和碎裂的脆响
如同鳞翅目生物在半空优雅地回旋翻飞;
如同直翅目生物在暗夜精致地低声唱咏。

…………
…………

——终了,
短笛轻轻翻了一个身,放弃了继续伪装熟睡的拟态——
悟饭就在伏他身边,一直动也不动地凝视着他,“对不起,短笛叔叔——”

短笛静静地微笑,轻轻坐起来——
幸好,这个肯体谅他人的孩子还没有问出‘你痛不痛啊’‘血有没有止住啊’之

类的火星问题——
自己的身体结构和脑组织也许不支持“羞涩感”、“廉耻心”这类高尚而非生存

必要的情绪版本,但是——
这个和自己生活了10的真核域动物界脊索动物门哺乳纲灵长目人科智人属体质

、学名叫做悟饭的孩子——也许,似乎已经不能再称为孩子的男人——
突如其来地同自己进行了一次致密式的生物嵌合——
——就像感情也许的确不多,
——但尴尬总多少还有一点。

“不要紧。”短笛伸出手,摸了摸悟饭的头。

在指尖触到悟饭湿漉漉的黑发的那一瞬间,悟饭轻轻瑟缩了一下,但是很快地,

悟饭也猛然坐起来,握起短笛的手,轻轻在自己的脸颊边擦过——
“短笛叔叔,你——没事吧?”

短笛眼睛不易察觉地迅速向上翻了一下——到底还是必须问么——短笛无奈地摇

了摇头。
“我没事,我很好。”
他盯住悟饭的眼睛,“悟饭,我真的不希望你——”

“不是的——短笛叔叔——”
悟饭突然把头抵在短笛胸前,然后慢慢又抬起头,声音并不大,但是足够郑重,

“我和比迪丽在一起也不仅仅是因为她爸爸是警署局长,可以帮助我调查ZOR

OTA——”

短笛轻轻抽回手,“我知道——”他又把手放在悟饭肩头。

“我没有在利用她,我不会利用任何人的短笛叔叔——我和她有着近似的悲伤和

相同的目标——”悟饭看着短笛的眼睛,字字顿重地说道,“我不是为了向那个

组织复仇,我愿意和你这样躲藏一生,真的,我甚至也可以容许他们的存在,尽

管也许他们还会去伤害其他人——可我很自私短笛叔叔,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

只希望你能安全不被他们找到——但是,如果真的能瓦解那个组织,挖出他们的

一切行动细节,也许就可以找到可以治疗你那美克体质的解药——”

短笛看着他,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飘忽,脑海中凭空地闪过一瓶非常清亮的液体

——

…………
——传说萤火虫只能在绝对纯净的水边栖息——
——你啊,相信吗?
…………

“其实——”短笛轻轻叹息,“悟饭,我以前不向你提及任何这个组织的事情,

是出于担心你的安全,但是,既然你执意要调查ZOROTA,那么,我会告诉

你我知道的一切,虽然,作为试验品,我对这个组织的了解也是很有限的——”
——了解到了我想知道的,
——作为交换,虽然我知道你不会告诉任何人——
——不过还是送给你一些故事吧……

短笛转动身体,和悟饭面对面坐在水泥的屋顶上——
开始陈述——
“88年12月,Paradise修道院毁灭于一场大火,我想,这个修道院

应该是他们的科技研究的基.地,原因和结果我已经无从得知——而且我们就是那

个时候趁机逃脱的——那时候,你只有四岁——”
短笛瞥了一眼进入努力回想状态的悟饭,但是悟饭的眼中透出淡淡的迷茫——
短笛继续讲道:“我不知道和我一样在那时逃脱的试验品还有没有——但我想,

如果ZOROTA组织没有在那个事件中被彻底摧毁——他们一定会用尽一切手

段搜寻逃脱的试验品——”

悟饭点点头:“ZOROTA一定还存在着,而且他们一定会抱有消灭一切妨碍

者的态度——比迪丽的哥哥曾作为政府专门安排打击他们的特工而遭到杀害,是

在那个修道院被毁之后的事情——”

短笛了然地笑笑,继续说道:“他们的研究目标我不能确定——但是从我被进行

的体质和生化机能改造结果来看——
依据我自己的猜测,他们制造人类改造体有两个主要实用方向——
事实上他们对这两类也有明确分类:
身体机能和神经系统超出人类极限的兵.器型活体,被他们称之为‘目’;可随意

控制的爆破用途的炸.弹型活体,被他们称之为‘花’——”
短笛一口气说完,沉默了。

“……兵.器……和……炸.弹……么——”悟饭也沉默了一下,一转念,暗暗心

惊:“那么短笛叔叔你——”
悟饭又急忙刹住,似乎不知道用什么更温和无害的字眼表述出自己的担忧。

“我的体质嘛——”短笛笑笑,口气微微有些自嘲,“似乎并没有达到‘目’的

强度,而且也没有任何爆破机能——我猜测应该是在研究过程中的失败了的实验

结果,如果没有逃出来,可能早就被删除了……”

只有ZOROTA才能理解的‘删除’……

“短笛叔叔——”悟饭立刻埋怨似地小声嘟囔了一声儿,似乎在否定短笛那陈述

句式的冷漠推断。

“而且——”
短笛领情地微微一笑,又继续说道,“在ZOROTA已经改造成功的兵.器型活

体中,有被统称为‘七人目’的、7个最强的 ‘目’,是这个组织的战斗核心—

—也许。”

“没有任何痕迹的最高暗杀组……”悟饭忽然想起的比迪丽的话。
——受到庞大组织层层包裹的锋利凶器。

短笛轻轻长出一口气,“就因为这些……所以你……”
然后他意味深长地盯住悟饭的眼睛。

“嗯。”悟饭认真地点着头,迎视着短笛的目光,郑重地说道:“放心吧,短笛

叔叔,我不会贸然行事的——以后我会更加小心,绝不会再把朋友带回家里来的

——”

短笛微微一笑,“没关系,壁橱很宽敞——”

…………
…………

24日,凌晨——

悟饭躺在白色的单人床上,已经睡着了,旁边的书桌上放着一只还残留有一点牛

奶的空玻璃杯。
短笛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发着手机简讯,绿色的指尖纯熟快捷地在小小的按键上

游走,他输入了一段指令——
停下来想了想,微笑,又编辑了一小段,然后按下了发送按钮——

月色的光华里,短笛的身体看上去完全没有任何存在感——仿佛那个模糊的轮廓

属于无生命的物品,隐没于银色的暗影之中。

短笛放下手机,望着沉睡的悟饭,轻轻叹息——

“作为圣诞礼物——虽然我猜你绝不会想知道——而我也并不想告诉你——”

我也有个秘密……

——ZOROTA现任最高指挥官,
——七人目之——
天隐。
——那美克体质的变异人,
——短笛。

萤火虫 作词:林夕
若快乐如露水短暂/把倒影当做床单/在那剩余汗衫的初夏/把天国当做人间/

若我们畅聚值得高兴/连别离亦能活得丰盛/来磨擦来燃烧来焚毁我生命/我会

化做萤火虫我会当你是彩虹/不可伸手触碰仍衷心相信/芦苇是因此在颤动/我

忘记了我像萤火虫/爱上了大红灯笼/分享不到温暖仍努力去发亮/直到流金似

的岁月留在星空/让我如火屑般舞动然后失踪然后失踪/让我漫无目的闪亮/粉

饰这宇宙橱窗/让跌荡如流沙的映象/漆黑中擦亮檀香

【To Be Continued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加载中请稍后^_^
 
◇缄口 默◇
加载中请稍后^_^
 
◇可知 何◇
加载中请稍后^_^
 
◇不见 框◇
加载中请稍后^_^
 
◇无声 肋◇
加载中请稍后^_^
 
◇危言 风◇
加载中请稍后^_^
 
◇他来 歌◇
加载中请稍后^_^
 
◇心恙 讽◇
 
◇所求 为◇
 
◇为人 我◇
加载中请稍后^_^
 
◇景三 影◇
 
◇只读 礼◇
加载中请稍后^_^


 
版权所有 加载中请稍后^_^ © 2007-200*
Powered by Oblog.